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狂探 > 第2186章 安眠藥
    “當然是開玩笑了,”趙玉說道,“現在什么都還沒有搞清楚呢!就算我是名馳宇宙晃動乾坤的大偵探,也得給我一點時間啊!”

    “……”苗小姐頭來鄙視目光。

    “我還是覺得,兩件案子并不矛盾,”趙玉說道,“不管之間有無關聯,我們還是應該多了解細節!

    “只可惜……”趙玉指了指自己寫滿資料的筆記本,“這里沒有白板,寫在紙上太費勁了!”

    “趙玉……”苗小姐鄭重,“我覺得,我還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可不要忘了,我們來游輪是干什么來的!

    “案子雖然重要,但是,我們的任務也絕對不能忽略啊!”

    “我知道,我知道……”趙玉說道,“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這樣吧,幫我叫下一個人進來,我繼續進行詢問!”

    “我覺得……”苗英指著門外說道,“我是不是應該,去查查那個潘素茜啊?看看她說得是否屬實?那些準備好的攝像頭什么的……”

    “不用,”趙玉擺手說道,“現在案子才剛剛開始審理,我們只有兩個人,還是先走程序吧!

    “那個潘素茜應該不會撒謊的……”

    “好吧,”苗英再次指了指門外,“那么,接下來,叫哪一個呢?”

    “隨便吧!”趙玉卻無所謂地說道,“隨便叫個嫌疑人進來就行!”

    “你……好吧……”苗英了解趙玉的性格,點頭說道,“那我就隨便叫一個進來了!”

    言罷,苗小姐邁步走出了屋子。

    趙玉則用力掐了掐太陽穴,開始閉目養神。

    不得不說,朱韻笛的突然墜海,讓趙玉有點兒措手不及。

    昨天晚上,他本來已經答應了朱韻笛,要和她聯手調查4年前的游艇失蹤案真相。

    說真心話,他還真不是為了那一億酬金,只是因為一時技癢而已。

    在他看來,游艇失蹤案是一件非常有挑戰性的案子,他特別想要嘗試一下。

    所以,昨天晚上他幾乎沒怎么睡覺,一直在研究著當年的案情,思考著如何對那6名嫌疑人進行調查。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今天早晨,竟然會接到如此噩耗!

    朱韻笛竟然在深夜墜海了!

    很明顯,朱韻笛不可能自殺或者意外墜海,一定是有人將她推下了游輪!

    那么……這個人會是誰呢?

    是否跟4年前的游艇失蹤案有關系?

    為什么,朱韻笛會遭到和她大哥相同的命運?

    還有,昨天晚上,朱韻笛才從賭場認出了自己,和自己商談查案事宜,怎么會突然被人謀害了呢?

    會不會……她的墜海,也跟自己有關系?

    對!

    趙玉覺得,自己還得好好查查昨天晚上賭場那邊的監控視頻,看看在自己大鬧賭場之后,有誰在暗中盯著自己……

    篤篤篤……

    隨著一陣敲門聲,一個身穿運動服的胖男人進入了房間。

    趙玉抬頭一看,當即認出,此人正是6名嫌疑人之一的張猛海。

    張猛海是天勤集團的后勤主管,因為是大廚出身,4年前的案發之時,他在游艇上負責烹飪,為大家制作美食。

    卷宗上記錄著,當年警方對他做過深入調查,沒有發現他和朱喜城之間存在什么矛盾,正相反,他能從一個廚子坐上后勤主管的位置,全都是朱喜城一手提拔上來的。

    所以,他是6個人之中,最沒有殺人動機的一個。

    此刻,張猛海是一個拍馬屁的高手,在跟趙玉打過招呼之時,不忘順便恭維了一句:“早就聽說過趙神探的大名,真沒想到,您竟然如此年輕英俊啊!”

    “嗯……”趙玉點頭說道,“光年輕英俊可不行,還得加上風流倜儻,一表人才和英華內斂這樣的詞才對!”

    “……”張猛海無語加臉紅,顯然沒有見過這么厚顏無恥的人。

    “行了,還是說正事吧!”趙玉正經說道,“我主要問你兩件事,第一件是4年前,你懂得,第二件是現在,你也懂得!”

    “對,對,懂得,懂得!”張猛海的洞察力很強,當即也不廢話,直接把4年前的游艇失蹤案又以他的視角講了一遍。

    和前兩個人一樣,他的供述也都和卷宗記錄上一模一樣,甚至,他連那天在船上做得飯菜,都一樣不差地說了出來!

    “不會吧?”趙玉意外,“你記憶里夠好的,居然連菜都能記得?”

    “那當然啦!”張猛海頗為自豪地說道,“身為一名合格的廚師,可是需要有好的記憶里的,要不然,少加或加錯一樣材料,菜就廢了!”

    “哦……”趙玉看了看卷宗上的照片,喃喃說道,“帝王蟹,海參,魚子醬……你們當晚吃的菜,肯定價值不菲吧?”

    “是的,”張猛海點頭說道,“都是最新鮮的食材,當然,還需要頂級的廚師來發揮它們的極致,這也是朱總為什么每一次出海,都要帶著我的原因!”

    “酒……也應該不錯吧?”趙玉又問。

    “那當然了,”張猛海說道,“年拉菲的兩倍!而且,還是兩瓶!”

    “你應該知道,”趙玉抬起眼皮,“安眠藥是下在酒里面的吧?”

    “對,聽說了!”張猛海點頭。

    “那你覺得,在你們6個人之中,”趙玉問道,“誰最有機會,往酒里下藥呢?”

    “真有意思,我不明白,為什么你們全都認為,我會知道誰往酒里下藥呢?”張猛海一臉無辜地說道,“當時,朱總親自開了一瓶,然后讓我又開了第二瓶!

    “開完之后,我們把酒倒在分酒器里面醒酒,然后,我就去到廚房準備菜品去了!

    “再后來,因為我們晚宴的時間很長,我會經常去到廚房補充菜品,所以,在所有人里面,我是最不可能知道,誰會在酒里動手腳的那個人了!”

    “哦……”趙玉微微點頭,“原來如此……”

    “警官,”張猛海又補充道,“4年前,我就跟警方說過,我認為,安眠藥絕對不是從一開始就加進去的!”

    “哦?是嗎?”趙玉好奇。

    “因為,”張猛海回憶道,“酒那么貴,我們都是一口一口品的,那個韓傲冰又沒有喝。

    “我們當晚喝了很長時間,從7點開始,一直到10點左右,才漸漸沒有了記憶!

    “如果從一開始就被丟進了安眠藥,那么我們恐怕到不了10點,早就都暈倒了吧?”

    “哦……”趙玉點頭說道,“也就是說,那個兇手,是在你們喝酒吃菜的時候,悄悄放進去的了?”

    :。: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