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重生之茶香盛世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搬家
    周星啟下了馬車,他把帽子摘下來,抬頭對沈妤道:“盛夫人,好久不見。”

    盛家大夫人病故,兩房又分家,沈妤早就是當之無愧的盛夫人了。

    “是你……”沈妤的腳步頓了一下。

    周星啟這個人,沈妤總覺得這人給她的感覺有些陰晴不定。

    就像之前,在桐城的茶會上,他前腳還逼著沈妤跳舞想讓她出丑;到了發洪水的時候,他又能與自己站在一個隊伍里,同仇敵愾了。

    這個人,似敵似友,讓人琢磨不透。

    他買下盛家老宅,一定不是巧合吧?

    沈妤第一次認真打量起這個人,他和盛延卿一樣身材高大,只是他臉上表情不多,天生一張冷臉,周身的氣場也很冷。

    狐疑,憂慮,只在沈妤腦海中盤旋了一陣,她很快回過神來,笑著道:“沒想到和周少爺的第一次生意,居然是買賣我家的祖宅,生意做到這個份上,說起來實在慚愧。”

    她笑靨如花,笑容如晚霞旖旎,不漏任何破綻。

    周星啟心中就道,這個女人很會逢場作戲。

    怪不得,連他一向高傲的妹妹都會把沈妤當做對手呢。

    兩人寒暄完了,很快進入了正題,簽好合同,付了錢,把這筆生意落定。

    沈妤親自把周星啟送到了門口,她微有些感嘆,“從此以后這就是你的地盤了,我最后當一次主人,送送我的大客戶。”

    周星啟本來不欲說什么,沈妤送得殷勤,他只好開口道:“以盛夫人的本領,將來買回老宅也不是難事。”

    “希望會有那么一天吧。”沈妤道。

    周家在清水鎮也是大戶,做得是船舶方面的生意,實力不亞于沈家。

    只是周家很早以前就在桐城買了房子,每年冬天,清水鎮陰冷潮濕的時候,周家人就會去桐城過冬。

    周家家世顯赫,無需巴結任何人,他們也一貫是高高在上的模樣,很少和清水鎮上不相干的人打交道。

    周家老夫人與盛老夫人是多年的姐妹,因為這個,兩家才多少有些往來。

    不然,端午節在碼頭上,周夫人無論如何是不會多管閑事的。

    周家不缺房子,周星啟買下盛家老宅,其中的原因,就很值得尋味了。

    買賣契約已經簽訂,沈妤如今顧不得去想周家的意圖,她吩咐傭人們搬家。

    因為錢先生的訂單,如今的盛家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砸鍋賣鐵才湊起來十二萬的本錢,剛剛能添補上窟窿。

    還要請制茶師傅,買制茶的工具,租倉庫,包裝,傭人吃喝,這些都是錢。

    這種時候,能省就省。

    沈妤將所有的丫鬟叫過來,她讓謝長里給每人一塊錢。

    她道:“如今盛家的情形你們也看見了,再也養不起傭人了。老夫人心善,決定把賣身契還給你們,你們拿著這錢,出去自謀生路吧。”

    盛家的下人大都是買來的,簽了賣身契,當牛做馬一輩子都是主人家的。

    主人家落難,大多會把傭人轉賣,也能得不少錢。

    如今沈妤想放他們走,傭人們都有些激動。

    拿了錢,傭人們跪在地上磕頭。

    而后,那些在外院的,做粗活的,都收拾東西走了。

    百十號傭人,一轉眼就剩下不到十人了。

    樹倒猢猻散,大宅子一下子就空了。

    沈妤看著齊齊站在她面前的六個人,她的唇角有了一個弧度。

    荷香,芙蓉,盛蕓兒,來福,來寶,再有謝長里,扶云居的這些人,一個都沒走。

    荷香過來挽住沈妤的手臂:“我是小姐的陪嫁丫鬟,是要陪著小姐一輩子的,你攆我走,我也不走。”

    盛蕓兒道:“奴婢是自愿來盛家的,跟在大少奶奶身邊能學不少東西,我不要工錢還不行嗎?”

    其他人也齊聲道,“我們要跟著大少奶奶。”

    沈妤笑著道:“好,外人都走了,那剩下的就是自己人了。從此以后我們齊心協力,把盛家的生意重新做起來,做得更大,更好。”

    鶴壽堂里也是一片愁云慘淡,老夫人身邊也有不少親近的嬤嬤,這些人從年輕時候就跟著老夫人。

    她們還想跟著老夫人搬去新宅子,老夫人就板起臉道:“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安安穩穩回家養老去吧。我一個老太婆都給阿妤添麻煩,你們要是跟著,不是更添亂嗎?”

    嬤嬤們低著頭哭,沒辦法,老夫人下了死命令,她們只好領了錢,回老家去了。

    鶴壽堂只剩下盛老夫人與陶媽媽兩個人,老夫人苦笑著道:“來的時候是我們兩個人,現在又是我們兩個人了。”

    秋天的風涼颼颼的,樹上的葉子搖搖欲墜。

    轉眼,離盛延茗過世,沈妤嫁進來盛家已經過去一年多了。

    這次搬家,沈妤沒有租多好的地方,她就在姜婆婆住過的巷子租了兩個院子。

    院子很簡單,只有迎面三間房子,前面院子里,沈妤帶著盛晉煦住一間,盛老夫人和陶媽媽住一間,荷香和芙蓉住一間。

    后面的院子里,是謝長里他們,盛蕓兒則回自己家住了。

    她開玩笑道:“我家離得又不遠,回家去還能省下飯。”

    沈妤知道她善解人意,前院三間屋子住著女人和孩子,如果她不回家,三個丫鬟就要有一個打地鋪。

    在不遠處另有一個空的院子,作為制茶的茶坊,伙計們全部歇在那里。

    大房如今落魄,盛家的學堂是再不能去了,盛晉煦就像個野孩子一樣,跟在來福和來寶屁股后面跑。

    吃飯的時候,他比平時多吃半碗飯,吃完還樂呵呵地道:“終于不用去上學了,也沒有功課要做了。”

    盛老夫人寵溺地摸摸盛晉煦的腦袋,“這個皮猴子,真是不知愁的年紀。”

    “不過啊,跑一跑才長的快,我看煦兒這幾天又長高了不少。”老夫人扭頭對沈妤道。

    沈妤看著盛晉煦笑,算算日子,盛延卿已經失蹤二十天了,連盛晉煦都不再每日追問二叔的消息了。

    她心中道,要是他再不回來,煦兒就該忘記他這個二叔了。

    而后,她有賭氣一般想,就該忘了他,讓他后悔去。

    她替他撐起這個家,又辛苦地守著這份家業,這份苦不是白受的。

    荷香給老夫人盛飯,“老夫人說的對,煦少爺昨晚還說呢,他就要像隔壁家的小豬一樣,快快長大。”

    桌子上的人都被逗笑了,一家人正其樂融融地吃飯,門外響起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