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不好惹的貨 > 第338章 ;一較高低
    一種連續不斷的爆炸術就在司爵神面前爆炸。

    結果爆炸竟產生了雪花,紅色的雪花!

    之后落在司爵神的身上,轉而變成了一種融動的白色蟲子。

    在之后這蟲子破繭成蝶。

    飛舞在司爵神的面前,一時之間居然蝶舞纏繞。

    “飛舞蝶花”

    第一裂喊道,結果那些飛舞的蝴蝶竟抓住了司爵神的雙臂,甚至他的腿都被蝴蝶纏繞。

    司爵神想掙脫開這種束縛,卻無奈怎么也動不了。

    “第一裂,你想干嘛,你要知道你做這些后的愚蠢后果。”,司爵神說道。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幫舟依河解開他的毒蠱。”,第一裂說。

    “你要搞清楚,是他先挑釁我的,我給了他機會,他打不過我,這是他的問題,那么你要是挑釁我,這可就是另一個事情了。”。司爵神提醒道。

    第一裂此時也不顧忌那么多了,他直接沖著司爵神說,“他是貨,而我是一代,他是二代,那么他有事情了,那我這一代能袖手旁觀嗎?”。

    見第一裂的態度那么堅決,司爵神就說道了,“那你想救他,就必須得過我這一關,你是想跟我單挑呢,還是想從我手中搶呢?”。

    第一裂自然知道他說這話的意思,司爵神是想為難他,這兩樣選一個,他都不可能打過他。

    就像那二代貨一樣,前面打贏了,可后面卻無論如何都打不過的。

    高手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喜歡玩,將人玩的團團裝的時候,就突然來一招狠的,以此給人一種意料不到。

    第一裂看著舟依河痛苦的樣子,就說了,“我跟你單挑,看誰比誰厲害,贏得那一方,就有說話的權利,否則輸的就要無條件執行,怎么樣?”。

    “這個可以,我可以答應你。”,司爵神說。

    “那就一較高低,看誰厲害了!”,第一裂說。

    司爵神覺得非常有意思,能跟命侯神一較高低,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兒。宇宙當中有個規定,那就是不能神與神的決斗,否則會兒被宇宙老天爺懲罰!

    說完,第一裂就已經打出了能量波過去,而司爵神只不過用手劃了一圈,一擊旋轉風紋就慢慢的出現了。

    當第一裂的能量波打過來時,就被司爵神的旋風紋給吞噬掉了。

    然后這旋風紋直接沖向了第一裂。

    由于這旋風紋具有吸引力,直接將第一裂吸在了這里,然后導致他無法動彈,眼看旋風紋就要打過來了,情急之下,第一裂猛撲一個翻躍,避過了這個旋風紋。

    他一個跳躍,懸浮在空中,對著司爵神打出了控制懸赤旋能量波,直接沖向了司爵神。

    在底下的司爵神一看,那能量波朝自己飛來,而且速度極快,他趕緊手直接旋轉了幾圈,然后忽撲忽撲,直接往能量波打出一擊箭擊,直接飛了出去。

    力量與力量的碰撞,居然將半面天空都染成了紅火色,然后下起了血色之雨。

    直接將地都滴成了凹凸不平的坑。

    司爵神看著第一裂,沒想到這個命侯神,實力非同一般,如果照這么打下去的話,那力量絕對在自己之上。

    司爵神想到這里,就不免有些自嘲了起來,不過一個小心思也隨之而來。

    他用手指對著地劃著圈圈,然后那地塊兒就直接飄旋出了一塊兒“圓餅”,隨后就是一塊兒,兩塊兒,三四塊兒這樣的“圓餅”,司爵神用雙手一推,這些“圓餅”就一塊兒一塊兒的打向第一裂。

    完全沒料到他會兒玩這么一招,第一裂迅速打開了命運序章,然后出現了虛幻能量圈出來。

    “圓餅”與命運序章的碰撞,產生的風波,竟導致二人遠離了幾百米之遠。

    隨后二人的腳下各自凸出了一塊兒立方形的巨石塊,二人站在上面,由底生高。

    即使這么遠,這二人隔著空氣,都能揮舞出不一樣的拳法,彼此打的異常火熱。

    隨后這凸出來的石頭立方形石塊兒直接向前傾倒,兩者倒下來的時候,腳仍然站在了石頭塊兒上。

    隨之,這二人手中幻化出來了神劍,直接對著劍尖就噼里啪啦的一陣打斗。

    直接將力量上演到極致,這二人用劍都出神入化,妙筆生花,直接一拳轟隆往地上一打,直接飛上天,這二人使用的力量,可謂已經達到了宇宙之巔。

    這種力量永久之后,也就沒有那么高深了,相反他們所打的力量都被飄之和引琴看出來了,她們看出來了其中的隱藏的秘密。

    飄之隨后對著正與司爵神打斗的第一裂,對他喊道,“第一裂,直接將他吸入黑色懸洞!”。

    頓時,第一裂就打出了一擊黑色懸洞,直接將司爵神給套了進去。

    完全沒料到這個女的居然看出了自己的弱點,不過已經來不及了,他被打入了黑色懸洞里,這正是他的軟肋。

    由于對黑色懸洞有一種從來都沒有的恐懼,沒呆幾秒鐘,司爵神就對第一裂說,“我敗了,你放我出來吧!”。

    第一裂一聽,看著飄之笑了起來,隨后將司爵神從黑色懸洞里放了出來。

    司爵神尷尬的搖了搖頭,對著飄之說,“你是怎么知道我這個弱點的?”。

    “我只是見到你跟第一裂打斗的時候,總是避免著黑色能源,做為一個司爵神,可以說是什么都不怕的,可偏偏在使用黑色或者打斗黑色,總是有一點點猶豫,所以我就想,你的軟肋就在這里,果然如我猜測!”。

    “哈哈哈……你真的很聰明,我正是恐懼黑色,所以,你看出來了。”。司爵神對飄之說。

    “沒有,司爵神仍然是那么厲害!”,飄之奉承道。

    “你不用恭維我了,敗了就是敗了。”,司爵神說,“好吧,我放了那個二代貨。”。

    說完,就將舟依河體內的殘毒給全部消散了。

    他看著第一裂,舟依河,飄之,引琴,對他們說道,“從現在開始,“爵神”組隊就正式成立了而你們從現在起,就要招收成員了,宇宙的未來就得靠你們了。”。

    他走到了舟依河的面前,用手拍著他的肩膀,說,“尤其是你!一定要發揮你的作用!”。

    說完后,司爵神就消失在這里了,回去他的宇宙了。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