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上神種田之后 > 0153 二胖
    “把水給你家主人弄熱了聽見沒有!”他指著水上變得巴掌大的金色胖頭魚,惡狠狠交代道。

    胖頭魚瞪了他一眼,但還是更怕自家主人死掉,趕忙把水弄熱,并甩尾攪動池水,讓池子底下那塊玉髓快速發揮作用。

    是的,沒錯,這里所有的東西,除了它,就屬池子里的玉髓最珍貴。

    當然,它也猜到眼前這個紅衣人類已經發現了池底的秘密。

    “把蓮子吐出來。”風蕭瑟壓低聲音催促道。

    金龍魚翻了個白眼,想起之前那獸環就是他拿出來給自家主人的,直接張口吐出一口池水,噴了他滿頭滿臉。

    “嚶嚶嚶!”

    嬰孩般的歡笑聲響起,氣得風蕭瑟想打魚。

    他抹開臉上的水漬,抬起手指惡狠狠點了點,暗道等師父出來有你丫好看的死胖魚!

    “怎么樣?白靜沒事吧?”宮羽塵走上前來,關切問道。

    風蕭瑟看到他,只能暫時壓下想吃魚的沖動,起身輕輕搖了搖頭,“沒有大礙,休息一會兒便可恢復。”

    “那就好。”宮羽塵點頭,示意風蕭瑟照顧好白靜,返身去處理盧蕓的事情。

    現在石洞內算是安全的地方,加上一行人進入高塔已經有七八個時辰,算一算外面也該是黑夜了,便命弟子們就地休息幾個時辰。

    宮羽塵看了看盧蕓的傷勢,神魂重傷,這可不是養一養就能好的,還得配上上好的養魂丹。

    這養魂丹他還真沒有。

    看看黃雯,她也一臉愁色,正望著池子邊的風蕭瑟,眼神猶豫。

    宮羽塵搖頭,示意她別管那么多,一個盧蕓不值得他們開口向風蕭瑟討要養魂丹。

    可黃雯卻不敢真的不管。

    這盧蕓的師父最是護短,要是知道她坐視不管,到時候還不定要怎么為難師父呢。

    再說了,盧蕓身上法寶眾多,難保沒有一兩件錄影石之類的東西,萬一出去后她師父拿出來看,高塔里的一切就都明了了。

    所以,她還是起身來到風蕭瑟身后,非常不好意思的同他討要養魂丹。

    風蕭瑟想也沒想就要拒絕,不過在他開口之前,白束的聲音先一步出現。

    “給她。”她淡淡說道。

    風蕭瑟一楞,繼而傳音問道:“為什么?”

    這個人可是差點害死他家小師叔啊!

    沒成想,白束卻幽幽道:“就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

    活著才能繼續給她家妞妞當踏腳石。

    后面這話風蕭瑟沒有讀心術聽不見,但以他對自家師父的了解.......莫名有些同情這個盧家的姑娘了呢。

    風蕭瑟沖黃雯點點頭,取出一粒養魂丹遞給她,待她走后,突然想起來這盧家的姐妹似乎總與白家姐妹犯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幾年白家在天澤城內吃過不少盧家設下的暗虧,雖然無傷大雅,但他師父可不是個大度的人。

    之所以容忍到現在,到底是為了什么?

    風蕭瑟滿眼都是疑惑,但很快他就不去想這些折磨人的東西,因為他沒時間去想。

    白靜醒了,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坐在池水中盤膝調息,竟然有進階的前兆。

    濃郁的靈氣瘋狂涌入她體內被她吸收,那速度,成功驚到石洞內眾人,也讓風蕭瑟近距離感受了一把天階功法的可怖之處。

    靈氣在她頭頂形成一道旋渦,身處漩渦中心的她就像是餓死鬼一樣貪婪的吸收其中靈氣。

    突然,石洞內靈氣突然一滯,竟被她一掃而光。

    “啵”的一聲輕響,好像有什么東西被沖破,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白靜成功筑基,容易得就像是喝水吃飯一樣。

    當然,這么容易與那頭金龍魚也脫不開關系,畢竟是主仆,靈寵等級高過主人太多的話,靈力會轉移一部分到主人身上。

    也因為這一點,白靜成功筑基了。

    這可是件大喜事,但在場所有人都笑不出來。

    因為宮羽塵注意到,就連黃雯眼中也有渴望閃過。

    這一刻,他突然理解盧蕓為何這般失態,說實話,換做是他天天同一個這樣的變態待在一起,他也未必控制得住自己的本心。

    如果他不知道她還有一個叫白束的姐姐,或許他都要忍不住動手了。

    幸好,他先見識了她姐姐的厲害,不然整個宮家都會被他帶入險境吧?

    “呼~”他長長嘆出一口氣,壓下負責的情緒,上前恭賀。

    白靜還是那般呆呆傻傻的樣子,她看著眼前的胖頭魚,想也沒想,直接說:

    “從現在開始,你叫二胖咯。”

    說完,不顧靈寵那不滿的神情,“二胖二胖”叫得歡喜。

    大家都累了,心也累,身也累,靠在石壁前閉目休息。

    盧蕓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看到眼前這主仆相愛的場面,心中頭一次升起濃烈的殺意!

    這股突如其來的殺意讓她心驚,但心驚中卻帶著一股致命的瘋狂,讓她深陷其中,不愿清醒。

    獨自待在角落里的風蕭瑟注意到她的情緒,越發同情她了。

    這應該就是師父想要的結果吧。

    果然強者都是這般冷漠的嗎?

    可仔細想想,這種對生命的漠視,不正是修真者一直追求的?

    一剎那,風蕭瑟感覺自己好像懂了很多法則,但又好像不太懂。

    他迷茫的看著前方,放空自己,免得深陷其中,走火入魔。

    一枚拳頭大的蛋出現在他眼前,風蕭瑟一楞,繼而大喜,趕忙抬手將蛋拿在手里。

    “謝謝師父!”他在心中激動說道。

    這一定是他完成任務的獎勵了,風蕭瑟堅信,但凡是從師父手里拿出來的東西,就不會簡單。

    須彌空間里,零壹看著天空中鏡面上風蕭瑟喜悅的笑容,毫無情緒的黑眸里出現了同情、愚蠢等等鄙夷情緒。

    這顆蛋是他幾年前準備將主人誘到身邊奪舍的東西,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個什么蛋,只是前主人不小心拉下的罷了。

    被現在的主人白束放在空間里也有五六年了,從沒有過孵化的跡象,他估摸著,這應該是顆死蛋。

    “可憐啊~”零壹感嘆道。

    同時低頭看了眼睡死在腳下的元茍,溫熱的呼吸總是能夠吸引他的饑餓。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