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強勢鎖愛:總裁大人放肆寵 > 第一百八十章 被抓的女人
    對方為什么要和她說這些呢?

    簡依依感覺到有些尷尬,她并沒有想要問的意思。

    沉默了好一會兒,對面的人說道,“老閔說,你肯定會給我打電話的,估計你也會好奇,所以索性告訴你了。”

    簡依依一頭黑線,她表現的,有這么的明顯嗎?

    “嗯,行,我知道了,那你們注意安全。”

    “嗯。”對方沉吟一聲,就掛了電話。

    找到打斷商盈盈的腿的人了嗎?

    簡依依心里十分的不安,這件事她覺得八成和梁語寧有關,如果真的是梁語寧的話,那么她的第二個任務豈不是要砸了?

    她在心里默默的祈禱,雖然她很不喜歡梁語寧,也不喜歡她做實驗的方式,但是她身上,還有對研究所的價值,對于醫學界的價值。

    簡依依索性自己出門了,她今天跑了一天,也不在乎再出去一趟。

    沒想到,在路上會遇到健身教練。

    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去健身房,教練主動過來和她打招呼。

    “簡一,好久不見你來了,今天這么巧。”

    “嗯,正好出來吃飯,教練,你是下班了嗎?”

    簡依依看他手里提著健身專用包,大概就猜到了一二。

    “嘿嘿,老板今天不在,我就提前給自己下班了。”

    “等你有空的時候,繼續來唄,最近來的人也挺多的,氛圍挺好的。”

    簡依依點點頭,自己是好一陣沒去健身房了,等這次病痊愈打算就去恢復健身。

    簡依依猜想,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多夢,或許和她的健身節奏有關系,因為壓力沒有通過健身釋放出去,所以從夢境折射出來了。

    兩個人又隨便嘮叨了幾句,就分道揚鑣了。

    吃完晚飯回到宿舍以后,簡依依不安的跳著臺,電視也看不進去,索性關了電視,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著天花板。

    天色漸漸黑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是閔安他們一直都沒有回來。

    簡依依焦慮的在屋子里踱步,一方面擔心閔安他們會出事,畢竟如果對方真的是梁語寧的話,他們上次能夠在蒙面舞會上從他們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拐走厲熙爵,這一次,也說不定有很好的防備。

    梁語寧身邊的打手并不比厲熙爵手底下的這幫小弟差,所以簡依依擔心他們會受傷。

    另一方面又擔心梁語寧要是被抓出來,自己也被牽扯進去怎么辦,畢竟簡依依已經好多次和她見過面了,電話記錄也有,越想到這里她就越覺得恐怖,所以現在也不敢給梁語寧打電話。

    簡依依是典型的邏輯派,考慮事情十分的周全,不允許有半點兒差池,這是她和梁語寧很像的一個地方,所以兩個人分別綁架了厲熙爵,都沒有被抓住,也是梁語寧和她的兩次行動能夠被厲熙爵認為是一個人做的一樣。

    她和梁語寧既是朋友也是敵人,這一點她心里十分的清楚。

    大約到了晚上將近十一點的時候,樓道里有了腳步聲,遙遙的還能聽到有人說話。

    “他娘的,竟然讓那個死女人給跑了。”這個聲音一聽就是閔安。

    “明天再去抓吧,反正有那個女人的所有的資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個應該就是李揚。

    簡依依立馬就開了門,“怎么了?沒有抓到嗎?”

    簡依依對這件事表現出十分的關注和好奇。

    李揚點點頭。

    閔安也垂頭喪氣道,“蹲了我一晚上,結果那女的從后門跑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人跑了,簡依依心里竟然覺得有一絲安慰。

    至少,這說明梁語寧沒有被抓到不是嗎?

    “不過,那女的什么來頭啊?”一想到梁語寧,簡依依心里還是覺得有點兒擔心,祈禱不要是同一個人。

    “娛樂會所的一個老板娘?”

    “啊?”簡依依傻了眼,不是去的實驗室啊,但是她也不知道梁語寧有多少副業,或許,以梁家的實力,是可以開一個娛樂會所的。

    “那女的什么樣啊?”簡依依繼續打聽。

    “姓金,叫金杏,以前就聽說她對我們老大有意思,不過那個地方的女人,能干凈到什么地方去,沒想到這么久了,竟然還會撲過來咬一口,真是晦氣。”

    一聽不是梁語寧,簡依依的這顆心就踏實放進肚子里了。

    “那怎么辦?我是說,今天沒抓到。”

    閔安撇了襪子,大咧咧的往沙發上一坐,“能怎么辦,明天繼續蹲點,她跑一天能跑,跑兩天能跑,我就不信她能跑的了一輩子。老子有的是耐心和她慢慢耗。”

    閔安雖然粗心大意,但是就這點兒很好,很有恒心和耐心,所以這種事交給他辦最合適不過。

    “那我明天要一起過去嗎?”

    “當然,正好帶你見識見識,什么叫踹人場子。”

    “踹場子?”簡依依又不明白了,雖然做小弟已經好幾個月了,也經歷了一些事,但是對于這行業里的黑話,她還是有很多地方不懂。

    “不用明白,明天哥帶你去你就知道了。”

    “好吧。”

    不管怎么樣,只要當成一般的任務去做就行了,簡依依這點心理覺悟還是有的。

    看來,這件事梁語寧并沒有騙她,真的不是她做的。

    此刻,實驗室。

    “怎么樣?”

    “沒事了,小姐,人都走了。”

    “真是嚇死我了,幸好我提前做了準備,用的是金杏的名字和那個人交易的,不然我們的實驗室怕是不保了。”

    說話的正是梁語寧,她今天正好去了金杏的娛樂會所有事情,沒想到有人要堵她,還好她跑的快,不然自己的真實身份就徹底的暴露了。

    “不是說,那張手機卡已經毀了嗎?怎么會泄露出去這樣的信息,被人抓到了把柄。”

    梁語寧有些興師問罪,她最討厭處理事情留了尾巴的人,會讓她懷疑這個人的能力是不是有問題。

    助理立馬說道,“小姐,不是我們沒有及時銷毀卡的原因,而是他們的人進宮了移動公司的安全網。”

    梁語寧狐疑,“真的假的?”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