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不當反派啊 > 第271章 說滅就滅
    轟隆!

    隨著一聲巨響,殿宇與山體上,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而云霧,也在此刻魚貫而入,轉眼便龍找到了東方朔的身周。

    “這家伙,應該是去大開殺戒了吧。”

    東方朔掏了掏耳朵。

    不過他倒是挺羨慕的,云鯨這種生物,竟然能夠乘著煙霧游動,就好似魚兒在水里游動一樣。若能擁有這樣的能力,在云海中的行徑速度,鐵定是要比他一步一個腳印來得快吧?

    “對啊,我不是有‘小霸王學習機’嗎?”

    想到這里,東方朔忽然一拍腦門。

    然后,他便打開了‘小霸王學習機’,拼手速的一頓翻找之后,他便最終是找到了‘騰云駕霧’這個手段。

    點擊學習。

    隨后……

    唰!

    身體之下,莫名出現的巨大浮力,便憑托著他直接騰空浮了起來。

    不過此刻僅僅只是浮了起來,除了能夠呼吸之外,幾乎和第一次下水的感覺一模一樣。

    于是,他又耗費了一刻鐘的時間,來適應這種能力。

    但可喜的是,一刻鐘后他不僅能夠自如運動了,而且也學會了對這種能力的調控。他可以隨時關閉和打開這項能力。

    嗖!

    掌握了能力以后,他便將能力開到最大,強大的浮力也是瞬間憑托著他的身體,而令他如一支箭矢一般,直直的向著云海的表面急速飛掠而去。

    此刻,他能夠輕易的感覺到云的觸感,故而現在的速度感,比方才下落的時候,更加強烈不知多少倍。

    最終,在不知多久的上浮之后,他便以極快的速度沖出了云層。

    久違的太陽光直射,一下子刺入了他的眼睛,令他下意識地伸手遮擋。

    而當他沖向上空的速度徹底歸零時,他也幾乎已經抵達了云層上方大概三四百丈的高度,在這個高度上,他甚至能夠看到數百里開外的一切。

    “云海上,倒是有不止一座島啊。”

    他如此自語著,便最終是鎖定了距離這里最近的一座島。

    此刻他看不到鯨祖,而雖然能夠透過血契找到他,但他也懶得去找,便打算就近找一座島去等它。

    隨后,他便直直落到了云層上,又隨手抓了一頭云鯨后,便是十分順利地來到了那座最近的島嶼上。

    “嗯?不過說起來,這戒備怎么又變得這么松散了?”

    東方朔踏上島嶼后,便是一臉疑惑地朝著島嶼的深處走去。

    但轉念一想,這幫家伙興許是去找他了吧。

    于是,他便是毫無阻礙地,便是來到了一條小路上。

    走出了島外圍的一圈林子后,之后的地勢就顯得格外平坦了。

    而順著腳下的這條路望去,也能夠看到一個村子的模樣,不過那些屋舍之間,還有這一些奇怪的雕像,以及零星的幾座了望臺。

    “村子里也很安靜啊。”

    走近了那些屋舍的東方朔左顧右盼,卻仍然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他在村子的邊緣站住了腳步,開口自語道:“看來是因為殺了鱘尚武的緣故,而驚動了這座島上的人,令他們提前逃走避難去了吧。”

    這個鯨云族不歡迎外來者,這從他們對東方朔的態度就能夠看得出來。

    而正因為如此,也代表著他們隨時都準備著,與外來者交戰,故而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避難,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嗯?那塊石碑上好像寫著什么的樣子?”

    東方朔忽然發現了這村子中心的方向,好似有一塊寫著字的石碑。

    他想要到青州以外的世界去,就多少也得對九州世界有所了解。那石碑,或許會記載著什么,和青州以外的九州有關的東西也說不定。

    而且說到底,這鯨云族,曾經好像叫什么……玄牛妖族的樣子?

    好像是個有故事的種族。

    如此想著,他也已經深入了村子,不過片刻之后,他便來到了那塊石碑的前頭。

    看著石碑,東方朔愣了一下。

    “原來這個世界的文字都是共通的嗎?”

    東方朔抿了抿嘴,也是為能夠看懂石碑上的字,而感到慶幸。

    隨后,他便開始仔細查看,這石碑上寫著的內容。

    “鯨云族……族規嗎?”

    東方朔摸了摸下巴。

    如此看來,好似并不是東方朔想知道的事情啊。

    “族規第一,不得擅闖鯨云族禁地。”

    “族規第二,不得擅離云海范圍。”

    “族規第三,不得擅傷云鯨。”

    “族規第四,不得留外來者活口。”

    統共四條族規。

    看著族規,東方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難怪,他們一上來就擺出了一幅要殺了我的樣子,這族規也還真是沒事找事啊。”

    話至此處,他忽然頓了一下。

    嗯?剛才念族規的聲音是哪兒來的?

    猛然反應過來的東方朔,便立刻回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儼然,碩大的鯨祖已經躺在了他的身后。

    “窩草,你什么時候出現的,為什么一點聲音都沒有?”他大驚道。

    鯨祖道:“在你看族規的時候呀,看主人你這么認真,我就不好打擾你了。”

    “關鍵點不對啊吧窩草,關鍵是你丫怎么一點聲音都沒有啊,明明怎么大個身體!”東方朔仍然抓狂道。

    鯨祖擺動了一下身體,竟是直接在東方朔的面前凌空浮了起來。

    但很快,它又重新落了下來。

    落下來時,別說聲音了,就連一點塵土都沒有激起來。

    “主人啊,你別看我這么大個身體,其實我身輕如燕的喔。”鯨祖如此說道。

    東方朔翻了翻白眼,道:“我信你個鬼啊。”

    隨后,他便是轉頭看向了身旁刻在石碑上的族規。

    在四條族規的最下面,還有這一行字。

    違反任一條者,以叛族論處。

    “叛族啊。”

    東方朔道,“還把擅闖禁地列在了第一條,那忙家伙是有多不希望自己的后輩,知道關于你的秘密啊?”

    鯨祖擺動了一下身體,道:“這也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甚至都還特地為此列了族規,真是沒有白殺他們。”

    “說起來……”東方朔道,“你怎么在這兒,不是去找鯨云族復仇了嗎?”

    “鯨云族的話,已經滅掉了。”

    鯨祖道。

    東方朔愣了一下。

    “滅掉了?”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鯨云族這么弱的嗎?”

    可剛才攔他的那幾個人,雖然并不強,但也沒有弱到這么一會兒就能全滅的程度吧?

    這鯨祖不是二脈境嗎?

    二脈境還能強到這種離譜的程度嗎?

    這簡直就和……煉真期一般了啊!

    “以及還有那些企圖逃命、躲藏起來的家伙,也都被我一個不留地除掉了。”鯨祖道,“果然,就算已經過去了一千兩百年,本……我還是比較喜歡聽到弱者的慘叫聲啊。”

    “原來你這么變態的嗎?”

    東方朔白了它一眼。

    雖然說滅族的話,不免要傷及無辜,但事已至此,東方朔也不打算做什么評價了。

    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即罪。

    但愿他們來生做個強者吧。

    “這不叫變態,這只能說,我更加適應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鯨祖道。

    東方朔抿了抿嘴,便岔開話題道:“不過既然你的大仇得報,我們也該啟程了吧?”

    “啟程嗎?”

    鯨祖頓了頓,便問道,“那么主人,你這一場旅途的目的地,是哪里?”

    “徐州。”

    東方朔道。

    聽聞青州的西方,是徐州。

    而東方朔對九州的概念,也僅僅停留在這種大致方位上了。

    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于是,一人一鯨,便踏上了旅途。

    鯨祖云海暢游的速度,倒是比東方朔先前抓住的那頭鯨魚,要快得多。

    也難怪,它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滅了鯨云族。

    “說起來,聽你們的對話,鯨云族不是這兒土身土長的種族嗎?”看著一望無際的云海,東方朔忽然問道。

    鯨祖道:“這里是云鯨一族的領土。一千兩百年前,他們到訪,雖然如今他們排斥著外來者,將外來者稱作入侵者,可真要說的話,他們才是不折不扣的入侵者。”

    “可既然是入侵者,事情又怎么會變成這幅樣子?”

    東方朔又問。

    如今,鯨祖被囚禁,而云鯨與鯨云族卻和平共處,這根本看不出半點入侵者與被入侵者的樣子。

    “他們是玄牛妖族的一支,我聽說,他們是為了逃避一千兩百年前的一場天災,而才來到了這里。為了從云鯨的手中奪走一隅之地,他們設計陷害了我,捏造了一場根本不存在的災難,而讓我被迫成為了‘拯救云海而犧牲’的唯一英雄。”鯨祖道,“于是,他們‘供奉’著我,而利用云鯨一族的力量,茍延殘喘到了今天。”

    東方朔一愣。

    “你剛才說……一千二百年前的天災?”

    他問道。

    若記得沒錯的話,黃莽大漠的天災,也是一千二百年前發生的。

    而玄牛妖族……應該也是妖族。

    也就是說……玄牛妖族可能來自黃莽大漠嗎?

    如此說來,他早該發現的。先前攔截他的人,全是仙根期二脈境的修士。

    那樣的陣仗,根本就是受了黃莽大漠天災的詛咒,無法突破煉真期才會形成的。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同樣是二脈境的鯨祖,才能夠滅了這個只有二脈境的玄牛妖族。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東方朔恍然大悟般地點著頭。

    而鯨祖,卻完全不知道東方朔在想什么。

    可就在這個時候,東方朔的心中莫名一顫。不止是他,進組也同樣如此。

    東方朔猛然回頭,這才發現身后百里外的蒼穹,陰云密布。

    隨后,一道破空的天雷直直落下,頓時激起了一股氣浪,竟是令百里外的他們身周的云海,都變得波濤洶涌。

    【培養對象:鱘正陽,已完成錄入。】

    【鱘正陽已獲取金手指。】

    “……誒?”百镀一下“我不當反派啊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