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真的不想當影后 > 82、驚嚇三連(下)
    “……啊!光迅!啊!光迅!帶領我們——向~前~~進~~~!!!!”

    又是一個超高音結束,陳若玟表情呆滯地揉了揉耳朵,差點沒背過氣去。

    廣播里的魔音貫耳不是最嚇人的,最嚇人的是站在走廊上的這三十多號人各個精神飽滿地用著和廣播里的男高音不相上下的音量進行二重唱。

    這誰能受得住?

    好不容易演唱結束,廣播里又傳來了播音員優美的聲音。

    “早會第二項,問好。各位光迅的小伙伴們,大家早上好!”

    走廊里的三十號人再次發出驚天動地的吶喊聲。

    “好!很好!非常好!”

    “我們的口號是——”

    “——光迅光迅,卓越超群。光迅同心,其利斷金!”

    ……

    陳若玟簡直想死……

    這還沒完,在廣播里宣布了集體早會結束之后,在陳若玟以為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之后,16樓的三十來名職能人員又展開了一輪屬于他們自己的部門早會。

    然后又毫無預兆地喊了一段口號,幾個后勤人員硬是喊出了傳銷公司的架勢,將措不及防的陳若玟又嚇了一跳。

    第二天的工作簡直就是在驚嚇中渡過。

    特別是下午離上班的點還差十分鐘的時候,廣播里再次響起了貫穿整座大樓的“起床號”,先是來了一段還算比較溫和的男聲讀了一篇三分鐘左右的雞湯短文,然后便響起了和早上一模一樣的“光迅之歌”,陳若玟簡直想把頭頂上的中央大喇叭給砸了!

    而下午工作到一半,全樓層的員工又莫名其妙地被叫到了大會議室里做起了廣播體操……

    陳若玟嚴重懷疑自己肯定是一大早和一大中午地被大喇叭給吵懵了,這才一整天都一聲不吭地在一邊旁邊,而沒有直接發脾氣把廣播給干掉。

    但是當下班時間來到,陳若玟終于離開光迅大廈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之后,她卻立馬回過了神,回想著自己今天一天受到的驚嚇,然后越想越氣,最后直接沖到了陳立萬的書房。

    “我不要在這個破公司實習了!”陳若玟生氣道。

    “怎么了?”陳立萬放下手里的文件,關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昨天不是還好好的?”

    “不好不好一點都不好!”

    陳若玟生氣地把自己這一天的經歷一口氣吐槽完,說到激動處還差點把陳立萬的古董茶杯給摔了。

    “反正我不去了!什么垃圾公司,誰愛去誰去!你給我換一家!”

    陳立萬默默把自己的寶貝茶杯收到了抽屜里,又把桌上的玉擺件偷偷往后撤了一點,想了想還是不放心,干脆彎腰將擺件放到了自己腳邊。

    “咳,互聯網廣告公司很多都是那樣的,張冬的億博規模更大,這類事情更多,李巖濱的光迅……其實還算好了。”

    “哪里好了?我不管,我才不要像個白癡一樣跟他們站在那里喊口號!還有那個大喇叭!吵得我恨不得把它給砸了!”陳若玟低頭瞟了一眼剛被陳立萬收起來的兩個易碎品,氣悶道。“到時候砸不到人家公司的喇叭,我就只能回來砸你的古董了。”

    哪有這么威脅自己老子的……

    但是想想陳若玟的脾氣……陳立萬把玉擺件往旁邊踢了踢,不管砸哪個他都要賠錢啊……

    “咳,爸爸之前就跟李巖濱打過招呼,你早上可以晚點去公司,中午也可以晚一點,這都不要緊,至于你說的那個廣播體操……”想了想自己女兒伸胳膊晃退的樣子,陳立萬突然有點想笑。“你不去就行了,她們不會強迫你的。”

    陳若玟更生氣了。

    “不行!我幾點去上班是我自己的自由,為什么還要刻意去躲開他們放廣播的時間?我不干!”

    這簡直是不講道理了……陳立萬有點頭大。

    傳統的傳媒行業當然沒這么多破規則,但是現在是信息流的新時代,傳統媒體基本上都倒閉光了,剩下的新傳媒公司不知道哪來的默契,都拼命發揚著什么“狼文化”,一邊“996是福報”,一邊又不給加班工資,然后還天天打雞血,企業文化全部落實在了“喊口號”這三個字上面,內部全是一片雞飛狗跳。

    當初陳立萬勸說陳若玟去李巖濱的光迅實習,一個是因為業務確實有交叉,二是因為光迅的規模較小,比較好拿捏,把女兒放到光迅可以百分百避免她受任何委屈。

    而另一邊張冬的億博雙星雖然是股東,但持股只有11%,而且隨著億博這個社交APP近年大火,億博的發展也越來越迅猛。陳立萬在億博雖然也有話語權,但畢竟不是絕對地話語權。

    而且億博內部的競爭十分激烈,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并不少。

    陳立萬不想女兒被帶壞,不想她見到太多的惡,又不愿意讓她成為一個一無所知的理想主義者。陳立萬當年花了大力氣整頓和清肅雙星的風氣,最大的目的也是不想讓女兒未來接手家業的時候接觸到那些骯臟的事情。

    這些年他一直在費力地把握著其中的平衡,而光迅就是他對陳若玟的培養中最合適的一步安排。

    陳立萬最后還是當著陳若玟的面撥通了李巖濱的電話。

    “喂,李總?對,是我……是這樣的,玟玟回家后跟我講了她今天的工作情況……沒有沒有,沒有對你們不滿意,我只是想問一下,你們辦公室的廣播是用的哪個牌子啊?聽玟玟說音響效果特別好,隔著老遠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和你們的唱歌環節相映生輝……呵呵,馬上處理啊?唉,不用那么著急,孩子就是隨便問一問……好好好,那我等你消息。嗯,就先這樣。”

    陳立萬掛了電話。

    “廣播的事李巖濱今天就處理,你就再給人家一個機會。在光迅多待幾天,要是這個星期過完你還是不喜歡那里,我們就不實習了,好不好?”

    陳若玟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讓步條件。

    另一邊,還在公司加班的李巖濱在接完陳立萬電話后咆哮著喊來了周歡。

    “不是說了讓你們多關注陳若玟的狀態嗎?她不喜歡我們放廣播,你怎么不跟我說?”

    周歡有點懵逼:“沒有接到反饋啊……”

    “沒有?還沒有?”李巖濱生氣地甩了甩手機,“陳董都直接把電話打到我這了還沒有?如果不是陳若玟特別不滿意,陳董會直接給我打電話嗎?”

    “可是……這是光迅的公司文化啊……”

    “把人惹惱了我們公司都直接沒有了!還公司文化!”話雖然這么說,可對于自己一手打造的狼文化李巖濱還是有點舍不得的。“你去,把16樓的廣播拆了,其他樓層的廣播音量也調小一半,先過了這兩個月再說。”

    “再去問問人資的幾個人,陳若玟還在那些地方表現出不適應的,統統改掉!要是再讓陳董把電話打到我這來,你和余雁兩個都別干了,直接給我交辭職報告!”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