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尋龍迷蹤卷一華山驚變 > 第七十六章 敗局已定
    雷破天臉上帶著微笑。

    他看著葉楓臉上那震驚的表情,心里感覺到很享受。

    他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操縱他人命運的感覺。

    無論你如何拼盡全力的掙扎,如何費盡心思的算計,到最后絲毫也改變不了命運的車輪,你還是一個失敗者。

    勝利的人是他,雷破天!

    尤其是看見被傳為天下最聰明的葉楓葉公子此刻束手無策,那絕望的表情,更加讓雷破天感覺到滿足。

    孫猴子再有本事,也始終跳不出如來佛祖的手掌心。

    而此刻他就像是那高高在上的如來佛祖一般,志得意滿的俯視著面前垂頭喪氣的葉楓和唐玉。

    他感覺臉自己的聲音里都充滿著得意:“好了,還是不要讓小胖子等得太久了,你們倆準備誰先上路?”

    在這得意的話語里,分明充斥著森森的殺機。

    葉楓暗自嘆了口氣,他有些后悔了。

    為什么自己早沒有想到對方會連客棧中的人也一并嚴密監視起來呢?

    如果他早知道雷破天沒死,早知道這一切背后的策劃者正是這只老狐貍,他一定會提高警覺的。

    可是他不知道,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對手是雷小兔和雷雨云,所以他才會掉以輕心。

    他不該讓張胖子去的,雖然張胖子的輕功獨步江湖,可是他的拳腳功夫實在是不怎么樣,要對付雷破天派出的殺手,肯定是遠遠不夠的。

    現在他的心里只剩下了一線希望,就是張胖子能憑借著他那高超的輕功,可以逃得掉,保住一條性命。

    雖然他自己也知道這樣的希望十分渺茫,像雷破天這樣可怕的人物,要是想要你的命,他設下的局你是沒有機會逃走的。

    就像眼前,自己和唐玉也已經沒有機會逃走了。

    要拼嗎?

    從剛才雷破天和慕容俊才的交手來看,他的武功實在是讓他們望塵莫及的,即使三人聯手,也絕對沒有一點勝算。

    更何況,如今慕容俊才右臂已折,完全變成了個廢人。

    真的是沒有一絲的機會了。

    可是難道要他坐以待斃?

    他可是名震江湖的魔刀魔五樓的弟子,他可以敗,可以死,但是絕不能丟了師門的臉面!

    一面想著,葉楓暗自五指并攏,伸掌如刀,他還有他師父的絕技,手刀!

    一抬頭,卻看見雷破天在搖頭:“沒用的。你想要用手刀嗎?如果你剛才沒有對唐雨出手,沒有被我看見,也許我們都還會以為你身中奇毒,武功盡失,對你麻痹大意,那么你也許還會有一絲的機會。”

    “可惜,剛才你對唐雨的那一擊被我看見了,我知道你已經恢復了武功。不過,恕我直言,你的手刀比起尊師來,實在是差得太遠了。”

    “就你現在的功力,連尊師一半的威力也發揮不出來,只怕是連偷襲得手也傷不了我分毫,手刀,哼,嘿嘿!”

    他的最后一句像一柄鐵錘,無情的捶在葉楓的心上,把他的所有信心和勇氣都擊得粉碎。

    他說得一點不錯,自己的手刀比起師傅來,確實是差的太遠了,就憑這樣的武功還想要和雷破天這樣的頂尖高手斗,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葉楓的手指松開,全身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松弛了下來。

    他已沒有了斗志。

    站在一旁的唐玉此刻正在渾身發抖。

    他不是害怕,而是憤怒。

    自從雷破天現身,從頭到現在,他連正眼也沒有看過唐玉一眼,更沒有說過一個字,在他眼中,唐玉的性命仿佛早已準備好了,就擺放在那里,只要他愿意的時候一伸手就可以拿到。

    這對于唐玉而言,簡直就是侮辱!

    他可是唐玉,唐家的十四少,唐老太太親自委命來調查江南霹靂堂一事的人,他是唐門的精英。

    可是在雷破天眼中,他卻如同螻蟻草芥一般,不屑一顧,怎能不讓唐玉氣得渾身直哆嗦?

    忽然雷破天轉過頭來,對他說了唯一的一句話:“如果你有勇氣你就出手,不過我奉勸你最好不要試

    ,因為你知道那是沒用的。”

    唐玉滿腔的怒氣一瞬間就全部消失了,他的內心空蕩蕩的,這種空虛就像是對于死亡的恐懼,那樣的難以承受。

    雷破天說得沒錯,他的武功連一個重傷逃遁的唐雨都遠遠比不上,更何況眼前這個有著可怕的實力,成竹在胸的雷破天?

    他的那些微末伎倆,只怕根本傷不到雷破天的分毫,不過徒增羞辱而已。

    唐玉高昂的頭垂了下來,他已經沒有了勇氣。

    雷破天看看面前垂頭喪氣的兩個人,感到無比的滿意,僅僅靠著兩句話,他就讓對方完全喪失了斗志和勇氣,這就是氣勢。

    他們現在敗局已定,再也沒有絲毫的機會。

    雷破天近乎嘲弄的問道:“你們還沒有決定嗎?究竟是誰準備先上路?”

    他的眼光投向了葉楓:“還是你先來吧,別讓你那位義兄小胖子等得太久。”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個身影擋住了他目光。

    是慕容俊才!

    那個斷了一臂,連站立也搖搖晃晃的慕容俊才。

    他鐵青著臉,滿頭都是因疼痛而沁出的豆大的冷汗,咬著牙對雷破天說道:“要殺他,先過我這關!”

    雷破天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如此年輕的小子竟然會如此的剛毅,如此的……呃,一根筋。

    他搖了搖頭,帶著幾分憐憫對著慕容俊才說道:“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攔得住我嗎?”

    慕容俊才瞪著他,目眥欲裂,一字一頓的說道:“我還站著!”

    雷破天搖著頭,他打心眼里開始喜歡這個倔強的青年,像他這樣血性的漢子,現在實在是不多了。

    可惜,他已經是個殘廢了,可惜,他絕對活不過今夜了。

    今夜,這個院子里聽到他秘密的人,都不可以活下去。

    雷破天握緊了拳頭。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慕容俊才的肩膀上,一個人站在了慕容俊才的身邊,和他并肩而立。

    是葉楓!

    他也緩緩的說道:“我也還站著!”

    這時一旁的唐玉也走了過來,把手放在了慕容俊才的肩上,深吸了一口氣:“還有我,也還站著!”

    三個人肩并肩站在一起,沒有畏懼,沒有退縮,他們全身好像都充滿了力量,隨時準備好迎接雷破天的攻擊。

    雷破天有些驚訝,他看著眼前剛才還垂頭喪氣,全無斗志和勇氣的兩個人,此刻卻全身散發著前所未見的氣場,他們的眼神和氣勢,縱然雷破天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和信心,也止不住從心里涌起了一絲畏懼。

    這感覺很不好,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這個慕容俊才的一句話。

    這個已成廢人的臭小子的一句話,竟然能夠完全逆轉場上的氣勢,這讓雷破天非常的吃驚。

    不論怎樣都好,他們的敗局已定,現在不過是困獸猶斗,垂死掙扎而已。

    雷破天咬了咬牙,提起了手掌,陰惻惻的說道:“好吧,既然你們都如此迫不急待,我就送你們一道去見那個小胖子吧!”

    他蓄足了全部力量,將要發出驚天動地的一擊!

    忽然在這時候,從外面傳來了一個聲音:“雷總堂主何必這樣麻煩,還想著送我的兄弟來見我。我這不是自己來了嗎?”

    這聲音一起,場中的人臉色一下子全都變了。

    葉楓的臉上瞬間透出了喜色,他聽得出來,這分明是義兄張胖子的聲音!

    雷破天也聽出來了,可是他的心里卻充滿了驚訝,張胖子為什么還活著?

    大家都扭頭看去,從院子外的拱門里出現了一個胖乎乎,圓滾滾的身影,正是張胖子張癡!

    他嘿嘿的笑著,望著雷破天:“雷老鬼,想不到你胖爺爺居然還活著吧?而且,現在還來找你算賬了!”

    雷破天驚訝的看著他,滿是疑惑:“你?你怎么可能還活著?派去追殺你的雷家殺手呢?”

    張胖子身后一個宏亮的聲音呵呵笑道:“你派出的那幾個死魚臭蝦,當然是被我們兩位老人家給解決掉了!”

    隨著聲音,從張胖子的身后,忽然又有兩個人影大步邁進了院子。

    其中一個一身布衣,滿面笑容,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正是唐門三奇中的唐殘!

    另外一個老頭面沉如水,雙手環抱胸前,捧著一把用布包得嚴嚴實實的長劍。雖然被包裹在其中,但是雷破天還是分明能感覺到它在發出一種炙熱的感覺,劍意!

    這個人就是古劍掩日的主人,泰山姜慕白!

    看著這兩個人走了進來,唐玉不禁大喜過望,揚聲喚道:“七叔,老姜叔!你們怎么來了?”

    雷破天怔怔的看著走進來的這兩個老頭,他的瞳孔止不住的在收縮,他心里也有著同樣的問題,他們怎么會突然到來的?

    唐殘對著雷破天笑了笑,有些戲謔的說道:“若不是我們趕來,又有誰能對付這位從棺材里面爬出來的老怪物,我們的雷總堂主?”

    雷破天的臉色變了:“難道你們是唐老太太事先安排好了的?難道她一早就識破了我的詐死?”

    唐殘搖了搖頭:“誰會有你這樣的陰詭毒辣,竟然會想到你用詐死的法子?老太太原本是派我們兩人去處理別的事情的,只不過在半途之中收到了一封信,這才晝夜兼程趕來了杭州城。”

    雷破天一愣:“信?什么信?”

    唐殘說道:“信里只是說月圓團圓節之夜,杭州城中將有大事發生,唐門就面臨極大的危險,所以我們老哥倆就趕來了。”

    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姜慕白忽然插嘴說道:“就你個老東西慢悠悠的,還一直說明日才是團圓節,如果不是我催得緊,等到明天晚上,只怕黃花菜都已經涼了。”

    唐殘反唇相譏道:“還不是因為你這個老家伙臭規矩多,吃要吃最好的,住要住最好的,沒這么多麻煩事的話,我們早就該到了。”

    兩個老頭旁若無人的開始打嘴仗,完全沒有理會站在院子里的雷破天,如此的目中無人,把雷破天氣得渾身哆嗦。

    這時候葉楓打斷了兩個老頭的斗嘴,揚聲問道:“到底是誰送的這封信?”

    唐殘想了想,搖搖頭:“不知道,只不過這個送信的人很有些實力,一夜之間,杭州周遭城市的三十六個唐門分舵全都接到了這封信,因為事關重大,這才連夜送到了我的手里。”

    他頓了頓有說道:“這封信雖然沒有署名,不過在信紙的最后卻畫著一株蘭花,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代號還是別的什么意思?”

    畫著一株蘭花?

    葉楓心里一動,對了,一定是她!

    江南明家的明文蘭!

    除了江南明家,杭州城中誰還能有本事一夜之間給唐門送出三十六封密信?

    雷雨云曾經對明文蘭下毒,她自然是不希望雷家的陰謀得逞。

    更何況她與自己一見如故,在信紙末端畫上一株蘭花,這分明就是對自己打招呼,這個記號也只有自己才知道。

    想起了那明文蘭古靈精怪的表情,葉楓情不自禁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顧得上去注意他的表情變化了。

    雷破天望著唐殘和姜慕白,心在慢慢下沉,原本穩操勝券的局面,片刻之間,竟然已經逆轉了!

    現在唐門的援軍已經到來,且不說那三十六處唐門分舵的人,就只是面前的這兩個老頭,雷破天就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戰勝他們。

    尤其是那個姜慕白,他手中的名劍掩日,幾乎就已經是武林中的神話了,真要動手的話只怕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

    他心里不禁感到深深的懊惱,怎么事情就會變成這樣了呢?

    他此刻正在心亂如麻,忽然聽見從屋頂上傳來了雷雨云的聲音呼喝道:“什么人?哎唷……”

    聽聲音分明是吃了虧。

    大家一抬頭,就看見在屋頂檐上,背負雙手站著一個修長的身著青衫的身影,微笑著對下面的眾人說道:“大家好,好久不見了。看起來,我還沒有來晚。”

    唐大!

    這個人赫然是已經失蹤了很久的唐家大少爺,唐大!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