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一劍掌乾坤 > 卷一 天地方圓之象 第八十八章 偷窺佳人
    梁誠不是太想打招呼,覺得自己還是悄然離開比較合適。剛要起身,忽然想到自己目前這個隱身狀態,瞞得過普通的野生動物,卻不知對修士效果如何,有心要試試,于是便維持原樣,還是靜靜坐在水邊的大石上沒有動,只是抬眼看著左丘素青。

    只見左丘素青熟門熟路地走到了小溪邊,距離梁誠所在的大石只有幾步之遙,梁誠鼻中都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女孩子身上的幽香了,左丘素青也沒有發現自己,梁誠聽她口中還輕輕哼著一支小曲兒,心情好像很不錯的樣子。梁誠心中大樂,心想這藏行符效果真的很好,這個距離都不被發現,這是其他隱匿術完全不能達到的效果。

    梁誠盯著左丘素青秀美的的臉龐仔細地看了看,說實話長這么大還沒有這么肆無忌憚地盯著陌生的女孩子的臉看過。自己小時候府中雖然有貼身丫鬟梅香,但是自己當時年紀還小,再說那時候和梅香完全是一種姐弟之情,并沒有夾雜其他意思。

    看了一會,梁誠想想自己和左丘素青其實并不相熟,心里還記得在月華潭時就感覺此女對自己始終有一種莫名的敵意,所以心中對她總是也有些警惕,再說也不愿意讓她知道自己有這么一門秘術,于是就打算站起身來悄悄走開。

    這時出現了讓梁誠意想不到的一幕,只見左丘素青四下看了一眼,便開始寬衣解帶,看樣子是想要到這小水潭中去洗浴一番,并且動作自然嫻熟,看來不是第一次到這里洗澡了。

    梁誠坐在大石上愣住了,正打算站起來的動作也僵住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左丘素青的動作卻不等人,這會功夫已經把衣裙都脫下,身上只剩下了貼身的褻衣了。

    梁誠呆愣地看著左丘素青那白如凝脂的藕臂和光潔白皙的玉腿,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左丘素青又把貼身褻衣解了下來,和衣裙等物一起輕輕放在身畔草地上,然后站直了身子,朝著梁誠所在的大石走來,看樣子是想要從那里走入水潭中。

    梁誠覺得喉嚨有些發干,呆看著這具正面呈現在眼前的誘人胴 體,緩緩朝自己走來。那驚心動魄的曲線和平坦光滑的小腹下神秘的三角區域,都讓梁誠眼暈。隨著胸前微顫的兩只飽滿的玉兔俏皮地跳動起伏,上面的兩抹粉紅令人目眩神馳。

    梁誠不敢再看,低頭輕輕挪開身子,這事情真是大條了,再不躲開些,那可就要正面相撞了,那種軟玉溫香抱滿懷的場景是什么滋味,梁誠真不敢想。

    感到那軀體從身邊走了過去,帶過一陣香風,身后傳來一陣水聲。梁誠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卻見那美麗的背影真是如夢如幻,美若天仙,盈盈一握的纖腰下那渾圓豐滿的玉 臀勾勒出一個令人心悸的弧度,映照在清澈的潭水之中。

    “這……這,這真是把前前后后都看了個遍。”梁誠心中暗暗想道,臉上有些發熱,于是躡手躡腳向外圍走去,打算來個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好不容易走出一小段距離,梁誠暗暗松了一口氣,正準備運起縮地挪移大法高速離開,好巧不巧,藏行符的作用時間正好在這時結束了。梁誠看著自己逐漸顯露出來身形暗道了一聲“糟糕!”忽然小溪邊傳來“吱哇”一陣亂叫,原來是前方的獼猴群被忽然現身的梁誠嚇到了,立即驚叫著逃離溪邊,猴群拖家帶口紛紛逃竄,搞得動靜很大。

    “啊!”身后也傳來一聲驚叫,梁誠驚慌之下回頭一看,只見左丘素青花容失色,雙手抱胸,蹲著躲到了水里。見到梁誠回頭,驚叫道:“不要看……原來是你!”

    “不是我!”梁誠沖口而出,拔腿就跑,一想不對,自己這句話實在莫名其妙,于是一邊跑一邊又解釋道:“不是……那個……這里是我先來的!”一想又不對,又不是下館子看戲要爭座,論這個先來后到干什么啊?強調自己先來,這不是不打自招嘛,等于承認自己早就在這里,把人家看了個通透。

    “哎呀不是!總之……你先洗著吧,我……走了。”梁誠驚慌之下運起縮地挪移大法,忽覺身體中隱隱傳出“咯嗒”一聲,似乎是什么關竅被沖開了,忽然縮地挪移大法的運轉感覺前所未有的流暢,一時間速度大增,原來這卡了許久的關口,竟在這時意外沖開了,縮地挪移大法第一層終于達到小成了。

    梁誠速度暴增十倍,嗡的一聲就跑出去六七十丈,把左丘素青都看呆了,一時間惱怒、羞澀、委屈、驚訝各種情緒集于一身,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呆了一瞬,慌忙跑出水潭穿上衣裙,等她渾身濕漉漉的舉目查看時,梁誠早已跑得不見了蹤影。

    “這個登徒子……我要殺了你!”左丘素青掩口哭泣起來。

    再說梁誠跑出數百里,眼看快回到學子林了,并沒看到左丘素青追上來,心緒略定,稍稍有些懊惱,心想這叫什么事啊,原本只是出去簡單的一趟行走,打算驗證一下符箓的功能,結果搞得自己像一個采花淫賊一樣,這么奪路狂奔數百里地,這個結果真是出乎意料,但是且喜縮地挪移大法得以突破,就這么達到了小成,自己今后的遁速將成倍提高,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等等,自己把人家姑娘全身看了個遍,還要覺得不幸,這么想好像太過分了。

    梁誠雜七雜八地想著這些破事,一邊回到了學子林的住處。一進門,卻見平時總是不見蹤影的三個室友,今天竟端坐在房中,好像在等人的樣子,一個個卻用一種有些熱切的眼神看著自己。

    “壞菜了!難道今天這事這么快就傳開了?不能啊。”梁誠無端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連忙故作輕松地和他們打個招呼就想往自己的房間里鉆。

    張相起身一把拉住梁誠:“梁師弟,怎么你又要閉關啊,不忙不忙,和你說個事。”

    梁誠無奈只好站住了,張相看看梁誠的臉色,疑惑道:“梁師弟,怎么,你那里不舒服嗎?怎么臉色有些紅啊。”

    “啊,這個嘛,我在外頭隨便走了一圈,太陽大,曬的,曬的。沒事,哈哈。”梁誠支吾著打了個哈哈,問道:“張師兄,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啊?你們坐在這里,是在等什么人嗎?”

    “就是在等你啊,師弟!”一聽這話,羅恒和李玉也圍了過來,異口同聲說道。

    張相拉著梁誠,走到桌邊坐下,神秘兮兮地說:“最近我們三個總是不在,你不覺得奇怪嗎?其實是我們發現了一樁大機緣,這些日子一直都在那里反復研究觀察,最后決定帶上你,咱們四人合力去把這件事給辦了,利益均分,豈不是好。”

    梁誠一聽原來是這種事,心里一松,又轉念一想,笑道:“張師兄,難為你們遇上好事還想著小弟,你就直說吧,遇上了什么困難?是有什么非要小弟去做才行的事情么?風險如何?”

    張相三人有些尷尬地對視了一眼,張相臉上堆出笑容說道:“師弟見笑了,我還是原原本本從頭說一遍吧。事情其實是這樣的,三個月前,那時你還在閉關,我們接了個任務去做,只是個跑腿送東西的任務,風險不大,但是因為送的東西不但數量不少,還都是些活物,不能放進儲物袋中運送,所以這任務需要的人很多,學子林其他許多師兄弟都接了這個任務,我們三個也在其中。”

    張相端起桌上的茶盅喝了一口,接著說:“這些東西要送到北方萬里之外的天運城中。我們三人結伴而行,一路上很順利,大致半個月就把東西送到彼處交割完畢,然后我們就返程了。可是就在出了天運城走了不遠之后,就看到一個老者倒在道旁,事后才知道他是被人打成了重傷,當時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張相說到這里,看了李玉一眼后,轉眼道:“李師妹心好,不忍心看著他躺在那里等死,于是我們就給他治療了一番,雖然最終沒有救活,但那老者當時十分感激,說身上有半張藏寶圖,就留給我們算是報答。”

    “喏,就是這張圖。”這時羅恒從儲物袋中拿出半張不規則的發黃的絹布,放在桌上。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