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死對頭好像喜歡我呀 > 第26章 真的太諷刺了
    這一刻,姜染突然覺得面前的少年有些陌生。

    兩人明明認識了快二十年,她好像一點都不了解江野。

    ……

    江野是剛讀初中的時候知道自己的身世的。

    準確的來說他現在的母親,也就是江淮的親生母親,其實是他的姨母。

    據說當年他的母親未婚先孕,受了刺激導致抑郁,他剛出生沒多久母親病情加重,他還差點死在母親手里。后來母親就被外公送到了療養院,一住就是將近二十年。

    因為生父不詳,他的外公和姨母最后決定先將這事隱瞞下來,把他接到江家,給他一個完整的人生。發現他知道這事后,外公和姨母也沒有對他繼續隱瞞。

    這也是他為什么會在江淮面前自卑的主要原因。

    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屬于江淮的。

    從那之后,江淮的名字就像是一個魔咒,時時刻刻的提醒著他:

    他的爸爸媽媽,江家少爺的身份,甚至包括姜染,其實都是江淮的。

    江野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見親生母親的場面,她就坐在床邊,望著窗外,手里抱著一個破舊的布娃娃,嘴里念念有詞。

    他被外公領上前,和她說話,她也沒有理他。

    直到外公說,他是舟舟,她才有了反應。

    江野永遠都忘不了她那一瞬間露出的嫌惡的表情,要不是有外公在,他沒準又要死在她手里一次。

    江野并不想承認這個才是他的親生母親,可是事實就是如此。

    這個無比討厭他,一次又一次想殺了他的人,就是把他生下來的人。

    真的太諷刺了。

    “我記得你問過我胳膊上的傷是怎么來的。”

    江野突然說了句讓姜染沒反應過來的話。

    聞聲,姜染定了定神,想到了以前。

    她很清楚的記得那是江野上初中的時候,她還在他隔壁念小學六年級。

    那是一個夏天。

    大家早早的都換上了短袖T恤,只有江野還穿著春秋的T恤遮的嚴嚴實實。直到一次他教她游泳,那也是姜染第一次看到他胳膊上的傷,已經結痂了。他皮膚被水泡的發白,顯得傷口更加猙獰。

    她當時還問過江野是不是偷偷和誰打架了。

    至于來歷,當時的江野并沒有告訴她。

    姜染還記得那段時間的江野看起來并不好,整天悶悶不樂的。她以為他是在初中遇到了麻煩,或者是青春期煩惱太多等等,所以她那段時間都格外的小心,很照顧他的情緒,每次都遷就著他,也不和他瞎鬧。每天中午的時候,她還會偷偷跑到他們學校去,把自己喜歡的飯后甜點留給他。

    當然那傷口現在早就好了。

    江野吐出一口濁氣,像是累了:“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被她咬的。她被醫生按著沒辦法掐死我,最后撲上來拼命都要咬死我。”

    少年抬頭望著天花板,眼神沒有焦距:

    “這么恨我,又要生下我。”

    多矛盾。

    姜染心里五味雜陳,說不心疼是假的。

    她真的沒想到江野的身世這么復雜。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