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49.3.7 影帝爭奪戰
    在所有人都光鮮亮麗,名包豪車的對比下,方鈺這一身說不上出眾,倒也沒啥大過錯的裝扮就像一道清流,不時有目光穿過人群落在他身上,發現是一張從未見過的陌生面孔,記憶中的世家好友里也沒方鈺這號人物后,便認為又是哪個偏遠家族,或者是小門小戶跑過來蹭臉熟的……

    如果是其他人,早在咄咄逼人,暗含諷刺的視線里抬不起頭來,可心大,天生缺羞恥的方鈺壓根兒沒當他們是一回事兒,他一臉淡定的把邀請函遞給接待人,然后頂著接待人懷疑卻又找不出錯誤的眼神兒平靜地進入酒店內。說起來,那些人也不想想,剔除方鈺的身家,他能拿到邀請函,不管用什么渠道,至少他還是拿到宴會的進場機會,這足以說明方鈺并不是一個沒啥本事的人,有些人意識到了,所以沒來找茬,可有些人卻意識不到。

    知道重要來賓一向最后登場,方鈺環顧一圈,確認目標不在后,他低調的坐在角落沙發里,開始消滅桌上的美食,可就在這時,一個意想不到,卻又在套路之中的人站在了他的面前,盡管方鈺低著頭,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落在他身上如利箭刺骨般的視線,方鈺慢慢舔干凈金叉子上的奶油,一邊抬起頭,沖對方挑了挑眉,漆黑的眼睛里充斥著疑惑……

    其實方鈺認出來了,站在面前打扮時尚的,發型是當今小鮮肉中很時髦的三七分,染成亞麻色的男生赫然是前不久熱門話題主角之一,跟原身份起過摩擦,從原身份手里搶走角色,最后聯合投資商,經紀人倒打一耙,如今人氣火速上升的當紅小生程笙,站在他身邊的還有來到這個世界第一眼見到的夏驍宇,就不知道兩人是怎么認識的,哦……也對,程笙都跟他經紀人搞上了,和夏驍宇認識也挺正常。

    發現是這兩人,方鈺一點兒興致都沒有,繼續低頭專心對付手里可愛的想一口吃掉的兔子甜點,這家酒店不愧是五星級酒店,用來待客的餐品都趕得上外面的專業級餐廳,他一吃就停不下來,好想打包帶走……

    “你是瞎子沒看到我嗎!”程笙沒想到方鈺竟敢無視他,他和夏驍宇進酒店時,看到了方鈺的背影,起初以為是看花了眼,畢竟那么一個沒后臺,沒人脈,被公司封殺的十八線開外小新人怎么可能來參加這種高檔宴會,就連他們也是付出很大代價才讓公司同意給他們一個跟隨名額,可進來之后,夏驍宇確定那人就是方鈺,雖然氣質不同了,發型也不同了,可夏驍宇不會認錯,那張裝模作樣的臉,那對怎么看都是在求干的騷眼,的的確確是方鈺無誤,所以他們過來了,他們無法忍受跟被他們踩在腳底下的人呼吸同一片空氣。

    結果出入意料的是,方鈺沒有按照他們所想的那般,看到他們就跳腳,他沒有動粗,甚至連一句罵人的話都沒有,僅僅是坐在那里,安靜美好得像一個瓷娃娃,程笙怒不可遏,伸手欲把方鈺手里的盤子奪走,被后者敏捷地避開,他臉色更加難看了,夏驍宇從旁諷刺道:“方鈺,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齷蹉的手段進來的,我勸你趕緊離開,這里不是你能夠來的地方,小心惹了事,你這條命都不夠賠。”

    夏驍宇聲音不加掩飾,此地已漸漸涌來不少人,方鈺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特無奈,他伸手掏出隨身攜帶的便簽本,行云流水地寫了一行字,兩指夾著紙片撕下,施舍般仍在空氣中,紙片搖啊搖啊,恰巧落在程笙擦得油光滑亮的皮鞋上,后者沒有去撿,在方鈺預料中。

    最后還是夏驍宇皺著眉頭撿起來,一看,氣得鼻子都歪了,把紙條往旁邊一扔,“方鈺你什么意思!”

    紙條被一只手再度撿起,那人照著上面的字念道:“說得好像你是通過正當渠道進來的一樣。”話音落下,場中傳來零散的噗嗤奚落笑聲,眾人看向程笙和夏驍宇的目光逐漸變得不友好,倒是一旁自顧自吃東西,也沒有四處“勾三搭四”的方鈺,似乎真的就只是來吃東西而已……

    眼看程笙要施展哭包委屈大戲,人群中不知誰傳了一聲“秦爺來了”四個字,圍堵在周圍的人呼啦呼啦,如潮水一般向門口涌去,程笙深吸一口氣,默默把眼淚憋了回去,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方鈺,拉著夏驍宇跟在眾人身后去見那位秦爺。

    方鈺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秦爺?難道不該是秦總嗎?

    他端著盤子起身也朝那邊走,可惜他去得太晚,被厚厚的人墻擋在外面,他就是使勁兒跳,都只能看到中間一個人的頭發,看不到他的臉,方鈺看著前面的人堆,失算自己沒有提前買一把玩具槍,到時候就好玩兒了,算了,等到時候人群散了,自然就能看見,他要做一個不為外物所動的高冷的有逼格的人。

    你比他高冷,他比你更高冷!

    【

    方鈺轉身回到自己的小根據地,走在路上,不忘把其他桌的甜點都各拿了好幾份,反正宴會都是大家尋求商業合作,拉臉兒的,根本不會有人在意桌上的美食,倒不如便宜他。

    半個多小時后,人群終于散開了一些,三名一看氣場就很強大的中年男人,簇擁著一名半步花甲,穿著黑底金紋唐裝的中老人走上臺,方鈺猜想他便是這次宴會的主人公,壽星白家五爺了。慣例的一場寒暄后,幾人走下臺,改由一名長裙女子自我介紹之后,坐在鋼琴架上,一邊唱歌一邊彈起鋼琴。

    方鈺聽到旁邊有人說她是X市那邊的歌星,人氣還可以,不久前剛開了首次個人演唱會,近日轉戰大陸,卻接拍了一部電影,似乎有準備開闊大陸影視圈領域的趨勢。聽到這里,方鈺整顆心懸起來,突然的轉型,肯定有必然的理由,秦詔卿在前,歌星在后,這兩人都太有競爭者嫌疑。

    而比起秦詔卿,這位歌星的威脅更大,方鈺拿手機搜索她的微博,她的粉絲數量有將近五百多萬。

    等等,他記得競爭者界面當中,沒有這么高的粉絲數量,他是不是理解錯了任務所說的粉絲值,或許主神所說的粉絲值是微博粉絲數量中能發揮出效用的真實粉絲?歌星突然拍電影,她的粉絲不一定全部買單,或許只有少數死忠能夠接受,也只有這樣解釋,才能說通了,不過如此一來,調查競爭者的線索又更加復雜了。

    鋼琴曲彈奏完畢,最后落下的音符拉回方鈺的思緒,他看了周圍一眼,沒看到秦羽,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方鈺腦海中警鈴打響,趕緊放下餐盤,朝電梯所在走去,途中不小心撞到了程笙,見程笙甩開夏驍宇跟過來,背對的方鈺勾起一抹冷笑。

    程笙意外方鈺不是去廁所,而是上樓,他一直懷疑方鈺能進來,肯定是抱了誰的大腿兒,現在中場離開,直奔樓上的房間,肯定是要干些什么,這么好的機會,他豈能錯過,等他抓到他的把柄,真憑實據,他看方鈺還怎么翻身,只是他沒想到,當他乘坐下一輛電梯來到26樓,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找到方鈺的時候,迎接他的會是一道麻醉噴霧,程笙不敢置信的瞪著拿著噴霧劑,站在跟前,笑得十分恐怖的方鈺,最終在兩三秒過后,暈在地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們說對嗎?”方鈺回頭,在房間的床上,還躺著一個啤酒肚中年男子,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圖謀原身份不成反迫害的投資商,眼下同樣陷入昏迷之中,他特地讓大神把酒店訂住信息發給了他,其一是為了精準秦羽的休息間,其二便是報復。

    他附身把程笙拉到床上,給兩人擺好姿勢,然后掏出手機咔嚓一聲留下證據,等做好一切了,他才悠閑自得的給自己倒了一杯美酒,把強效魅藥放在里面,看著它溶于水后消失不見,蔥白玉指握著酒杯,一飲而下。藥效的作用發揮得很快,不到十分鐘,他就有了像行走在沙漠中那般饑渴的感覺。

    眼前一片朦朧模糊,嘴巴里干澀發癢,方鈺心里一咯噔,他買的藥效果是不是太好了?怎么有種不太妙的感覺?而且越來越空虛的感覺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了無底洞,他從吧臺上跳下來,雙腿一軟,差點沒摔在地上,身后好像有什么正在流出來,方鈺緊繃著,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行,要快點兒,否則他出不去了……方鈺先去把門打開,又給大神那邊發了一個開始準備的1,然后走到床邊,把手中握著的酒瓶朝投資商的腦袋狠狠砸去。

    玻璃應聲炸開,殘渣飛濺,在方鈺白嫩的手腕上劃開一道長長的血痕,觸目驚心的鮮血沿著手臂匯聚成一條蜿蜒的小溪,當然,投資商更嚴重,他被疼醒了,胖手往腦袋一摸,被滿手的血嚇得跳起。

    “方鈺!”投資商認出他,跳起來伸手就要拽人,被方鈺狼狽躲開,“你TM還敢躲,這次我不讓你哭爹喊娘,老子名字就倒著寫!”

    方鈺躲開之后,轉身就往外面跑,不過他低估了藥效,這每走一步,都如踩在刀片上那般艱難,好在體內殘留著麻醉效果的投資商行動也很緩慢,兩人一前一后跑出房間,正面迎上為了躲避房內消防設置出BUG開始到處噴水從而走出來的秦羽。

    目標出來了!

    方鈺速度加快,做好準備就要撲過去求救……

    】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