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59.3.17 影帝爭奪戰
    秦羽還是不敢見他,全程讓助理完成了跟方鈺的合約簽訂。

    當然這不算什么,讓一個公司總裁親自跟他簽藝人合約反而怪怪的,但秦羽讓助理來,也算他自己的意思,其他藝人看到不免驚訝。

    方鈺現在是個小新人,雖然在網絡上蹦跶得很厲害,到底沒有到家喻戶曉的地步,不是人人都認識他,看到他從秦羽私人助理辦公室走出來,紛紛開始打探他的底細。

    得知他的名字,眾人一陣恍然,恍然的同時又覺得荒誕。

    起因是秦羽參加白五爺生辰酒宴的第二天,當著眾高層的面說過堅決不能簽方鈺進至秦,方鈺這個名字從此登上至秦的黑名單,可現在不出幾天,秦總裁就自己打臉了?

    搞不明白,也不敢揣測秦boss的想法,大大小小明星們只能羨慕方鈺運氣好,在劇組里認識了秦詔卿,至秦上下的人都知道秦詔卿是秦羽親戚,秦羽改變主意,說不定就有秦詔卿的功勞。

    否則他們實在搞不明白秦羽反悔的原因,當然,沒人愿意往某個方向去想,

    秦羽跟厲凡希在業界是出了名的潔身自好,若方鈺真敢不知廉恥地爬床,秦**oss一怒之下,方鈺還能不能在圈中混下去都是未知數。

    拿到合同,方鈺直接打車去了厲凡希定下的茶餐廳,此時剛過下午四點,劇組那邊還未到休息時間,厲凡希中途翹班,肯定會跟副導演交接一些工作,安排好手底下的事情再去接李導,兩人一起過來。

    趁現在時間還早,方鈺再次翻開合同瀏覽起來,不知是不是秦羽的愧疚心作祟,他這份合同非常好,好到能媲美至秦的當家花旦,不但有高額的分紅,至秦還承諾五年之內一定將他捧成影帝,資源源源不斷,永不封殺永不雪藏,原本還有經紀人和助理,不過經紀人,方鈺只同意了短信交流,助理的話,不需要,很不方便,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秦羽會想辦法解決他聲音的問題。

    “叮叮——”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來,方鈺拿過手機,是一封陌生用戶名發來的郵件,只有幾句話:我有辦法解決你的聲音問題,現在,立刻馬上,你只有10分鐘時間,到這個地方來,不能帶其他人。到了地方之后,手機請關機。你可以選擇不信,但我告訴你,全世界能制作出那種東西的只有我,時間超過,我不會再等你。

    語氣很狂妄,但讓方鈺驚懼的是此人竟然知道他正為聲音所困惑,到底是誰?

    “叮叮——”

    這一次是短信。

    厲凡希:我馬上就接李導過來了,你乖乖等我,不要到處亂跑。

    方鈺:……

    每次他打算做一個安分的人的時候,總是有一只看不清的黑手推著他站在風口浪尖。

    現在怎么辦?

    方鈺戳開黑客大大的聊天界面,連發了好幾句都沒有回應,不管是語音還是視頻,就跟石沉大海了一樣,他又撥打了楚奕的手機,然后對方告訴自己號碼已經變成空號!

    讓楚奕幫忙查郵件的IP地址這條路行不通了。

    看來他非得走一遭,至于厲凡希那邊,挺好解決的。

    郵件上面的地址離此不遠,就在附近的商業區,方鈺跟著門牌號一路尋找,最終跟一家酒吧的號碼對上,酒吧沒有營業,門上掛著休整暫停接待的牌子,就在這時,他又接到一封郵件:搬開玫瑰花花盆,里面有鑰匙,直接開門進來,我在里面等你。

    酒吧門口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盆摘,最中間的確有一盆鮮紅欲滴的玫瑰,在一片綠下,紅得過于滲人,他上前搬開,底座的盤里果然放著一把鑰匙。

    方鈺打開門走進去,酒吧里沒有開燈,一片昏暗,只有墻上留著一個發熒光的箭頭標志,他想著多半是那人留下的,便跟著箭頭往走廊深處走,這家酒吧的結構很復雜,像迷宮一樣,他也不知道繞了多少圈,終于看到一扇敞開的門,箭頭也消失了。

    “進來吧。”

    從里面傳來一道嘶啞的聲音,一聽就知道聲音做過處理。

    方鈺看了一眼聊天界面發送出去的定位,關掉手機,他沒有直接走進去,而是站在門口,朗聲朝里面問了一句:“你是誰?”

    他相信,不管對方是誰,只要是個男的,聽到他的聲音,要想傷害他都需要再掂量一下,如果對方真有那么狠心的話……總之,他絕對不會傻到在重蹈當年的覆轍。

    受聲音所累的情況有,但因聲音獲利的情況也有,說他自信也罷,說他狂傲也行,長久以來的習慣早已在方鈺心中形成一個“我只要有聲音在,任何絕境都攔不住我”的心理,所以,哪怕眼前是龍潭虎穴,他也敢闖一闖。

    方鈺知道自己的心理很扭曲,他也知道,盲目的自信有朝一日會給他帶來無止盡的災難,但你們又如何知道,他不是正等待著那個災難,等待著能打破聲音給他的超強自信的災難。

    可事實上,到目前為止,聲音一直還是無敵的。

    黑暗的包廂里傳來低笑,沙啞的嗓音給方鈺一種蝴蝶掙扎不出繭蛹,被活生生憋死的毛骨悚然感。

    “進來吧,我只是跟你談一樁交易,不會害你。”

    被對方輕易看穿防備,方鈺也不惱,倒是松了口氣,邁步走了進去,地面鋪著一層厚厚的雪白地毯,在室內幽暗的燈光照射下,泛著紅的,藍的,黃的光。

    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里的人坐在中央的沙發上,看不清身材,但目測十分高大,他坐著的姿態很隨意,渾身上下散發著優雅和莫名牽引人心的魅力,端著酒杯的手白皙完美,恍若被精雕細琢的美玉,他的大拇指戴著一枚看不清品質的古樸戒指,看久了會讓人眼前犯暈。

    他似乎也察覺到方鈺盯著他的手看得有些久,不著痕跡地將手轉了個方向。

    因為收回得及時,方鈺并未受到影響,他瞇起眼仔細打量他。

    不敢以真面目示的人一般有兩種情況,一個是自卑,一個是方鈺暫時沒有資格見到他的真實樣子,自卑的人姿態不會那般隨意,那么便是后者。

    方鈺坐下后,開門見山:“你說能幫我。”

    對方輕輕點點頭,怕方鈺看不見,又應了一聲:“嗯。”

    看到對方遞過來的盒子,方鈺沒有伸手去接,如果是平常,他定會嘴巴快于大腦調侃這是定情信物啥啥啥的,可面對眼前這人,他一點兒打趣的想法都沒有,甚至室內的空氣都是嚴肅而窒礙的……

    “這個東西,你在主神空間兌換,恐怕得需要十萬積分點,還有ss級權限。”

    方鈺盯著他:“你到底是誰?”明知道對方不會回答,可還是控制不住地詢問。

    “你就當我是程序里面的一串病毒吧。”

    “……你在開玩笑嗎?”方鈺淡淡道。

    黑袍男人伸手捏住方鈺的下巴:“呵,我可不是在開玩笑西,小可愛。”

    方鈺拿著手里的杯子直接被捏碎,咔嚓一聲,玻璃殘渣都扎進掌中嫩肉,鮮血一下流了出來,他不喜歡別人叫他小可愛,凡是戴個小字就不喜歡!

    “不要叫那三個字,這一次的提醒,是我最后的善良。”

    “……呵,小可愛嗎?”男人貼近,冰冷的呼吸盡數灑在方鈺臉上:“可是,長得這么矮,不就是小可愛嗎?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提起來,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摁在身下動彈不得。”

    明明唇瓣沒有碰到,但方鈺仍然有一種被他親吻了的感覺。

    下一刻,那人低笑著松開方鈺:“好了,不逗你了,你打開看看。”

    敵我力量太過懸殊,他還是走忍辱負重主角設定吧。

    方鈺把黑化方鈺重新摁回去,伸手拿過盒子,打開之后里面躺著一枚鑲深藍寶石耳釘,眼神登時變得很奇怪,難道真的是定情信物?不會吧,他不記得什么時候見過對方啊?

    “這枚耳釘是能量控制器,可以調節你聲音的能量大小,每次調整會刷新你上一次的影響,我幫你戴上,你仔細感受一下。”男人說著,從方鈺手里取過耳釘,一聲招呼都不打,把人摟在懷里,耳釘尖銳的一頭便往那軟乎乎的耳垂上刺。

    方鈺瞪大眼睛,一瞬間的刺痛從耳垂上席卷全身,對方好似故意,貫穿的速度緩慢至極,如果他能看見對方的臉,就能發現那雙如暗夜般的雙眸在那一刻迸發出猙獰的報復和快意,可惜方鈺沒有看到,不過,就算他看到,恐怕也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對他抱有那么大的恨意。

    “疼嗎?”

    不等方鈺回答,他繼續往下道:“可是這點疼,不及我萬分之一。”

    “……”傻逼,誰在乎你疼不疼。

    這穿個耳洞,花費了整整半個小時,等徹底穿好,方鈺耳朵上,臉側,脖子上,已經全是血,他打開男人安慰撫摸的手,自己抽紙巾胡亂擦了幾遍,卻越擦越多,乍一眼看上去,嚇人得緊。

    “對不起,弄疼你了。”

    聽出話里的苦惱和后悔,方鈺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特么的這人是個精分嗎?

    “我可以走了吧?”耳釘戴上去的瞬間,方鈺就已經知道怎么用了,摸一摸耳釘,眼前就會彈出一個升降條,根據他摸的角度,調節高低,除此之外,耳釘里面還有個空間。

    “你也看到了吧,里面還有空間,以后在任務世界獲得的道具可以放在空間里,避免主神檢測到,他檢測不到的東西,以后不管你在哪個世界,都不用再受他的牽制。”

    “你的目的?”

    “我說過了,我是病毒,不想被抹殺,我需要你的幫助,同時我也會幫助你。”

    “我并不覺得我有什么地方需要幫助的。”

    “你的聲音不是無敵的……我就知道一個人,他不受任何外物所影響,因為他是一個沒心的人,而且,你看,我剛才給你的東西都能輕易控制你聲音能量的高低,等你以后進入高魔世界,你就知道,沒有什么是無敵的,除非那人是被主神眷顧的人,但你有我就不一樣了。”

    “所以呢?想讓我跟你一起反抗主神?當我傻逼嗎?”

    “不是反抗主神,我可以告訴你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主神空間里每一個空間的正常運轉都需要一個支柱,又或者是連接點,而這個連接點其實就是主神的精神力,他的精神力一般以人形態出現,換句話說,每個世界都有一個主神的分|身。”

    “!!!”厲害了我的主神。

    “主神分|身的心境會影響主神,我要你做的是找出他們,然后誘惑他們,把他們帶入罪惡的深淵,讓他們永遠無法翻身。”

    “主神無法翻身,對你有什么好處?沒有好處的事情你肯定不會做的吧?如果只是為了不被抹殺,你沒必要讓我去誘惑他,這么看起來,你更像一個反派,和反派一起跟主角作對,向來沒有好下場。”

    “……反派?如果我是反派的話,那他絕對不可能是正派。”黑袍人也不生氣,指腹漫不經心地摩挲著杯沿,“除此之外,我還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方鈺一臉“你不要在我面前搞聲東擊西”的表情說道:“這才是你真正想讓我幫你做的事情吧。”。

    “如此直白的挑明,真不愧是……”話鋒一轉:“我不瞞你,我有大部分程序被銷毀過,那些零散的數據同樣分散在各個世界,我需要你幫我收集,別擔心,它們很好找,為了讓自己存活,它們經常會擬變形態作為各世界重要道具,你身上的鬼面具,還有音樂盒都是。”

    方鈺微微蹙眉:“那些都是我的了。”

    黑袍人失笑:“我沒有要回來的意思,既然被你拿到,那自然是你的東西,我的要求只是希望你幫我收集,把道具放在耳釘空間里,不要讓主神察覺到,他會通過零散程序找到我的真身。”

    “我第一個世界回主神空間,主神并沒有察覺到。”

    “那是因為鬼面具只是初等世界的道具,沒有經過主神親自掃描,但以后的高等道具,就說不準了。這次回去,你最好把那些東西都放在耳釘空間,這是我最后給你的忠告。”

    “大概就是我剛才說的,以后有變動,我會再找你,這一次你消失太久,不能再耽擱下去了,我這就送你離開,關鍵道具和主神分|身,耳釘會給你提示。”

    “等等,我有個問題。”

    “什么?”

    “你聽我的聲音沒有反應嗎?”

    方鈺回想跟黑袍人交流的這段期間,對方表現得太過正常。

    “呵呵……”

    黑袍人沒有回答,藏在袍子里的手指微動,方鈺的身影漸漸淡化,直至從視野中消失。

    包廂復又變得靜謐,黑袍人取下兜帽,露出那張東西方結合的俊美面孔,他勾起唇角,兩指夾起茶幾上的酒杯碎片,一邊是圓滑的杯口,在燈光反射下,上面的唇紋清晰可見,他伸出舌頭細細舔舐,藏盡罪孽的漆黑雙眸繼而泛起上癮般的沉迷。

    他想起方鈺最后的問話,用恢復正常的華麗嗓音低低笑出聲。

    為什么?

    那是因為……

    “我早就愛上你了啊。”

    十多分鐘后,方鈺憑空出現在一條空寂的巷道里,他還沒站穩,就看到不遠處有人當街行兇,而且被行兇的還是他認識的人。程笙跌坐在地上,脖子歪扭在一邊,看樣子不是死了就是陷入昏迷,他的旁邊還站在一個戴帽子,蒙著臉的男人,手中拿著一把小刀。

    對方顯然被突然出現的方鈺嚇了一跳,按照常理,遇到這種事情,他應該是立刻扔下程笙趕緊跑,可他沒有,緩過心神后,完全沒有擔驚受怕的感覺,他緊握手中小刀,幾大步朝不遠處的方鈺走過去。

    在他看來,方鈺比程笙還要弱,他不費吹灰之力……

    “一二三,不準動!”

    蒙面男人頓住腳步,他看著眼前的矮個子,目光掠過他染著血的白皙臉龐,忽地產生了一種不舍的情緒,真要殺了他嗎?說不定不是競爭者呢?

    蒙面男人沒發現,他思考這些的時候,正如方鈺說的那樣,一動不動了。

    方鈺觸碰耳釘,上面的能量指數在30,他摸了摸,將指數飆到了100,然后清了一下嗓子。

    蒙面男人猛地抬起頭,露在外面的眼睛泛著精光,仿佛擺在他眼前的是一盆非常美味的點心,他扔下刀子,跨步將方鈺扯到身前,只聽撕拉一聲,身上的T恤被撕成了破布條。

    方鈺打了個激靈,趕緊要去調整指數,結果被男人抓住手反攪到身后。

    男人扯去面罩,低頭舔吻方鈺的脖子,猴急的姿態跟色鬼一樣,不想他越舔越下,舔得熱血沸騰,欲罷不能的時候,從天而降一磚頭拍在他腦袋上,沉悶的聲響,腦子里轟的一下。

    他身形晃了一晃,抱著方鈺倒在地上,露出站在旁邊,拿著磚頭,渾身釋放戾氣的厲凡希。

    方鈺一看厲凡希臉色,就知道不好,無辜道:“歷歷。”

    軟糯夾著哭音鉆進耳朵里,厲凡希瞳孔咻然放大,他扔下手中板磚,想把方鈺扯出來,卻沒成功,蒙面男人即便昏死過去也沒有松手,仍然把方鈺摟得緊緊的,最后他用鉆頭把男人的指骨一根一根敲碎了。

    方鈺看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厲凡希,你現在有些……”

    厲凡希一腳踹開男人,完全沒在意倒在一邊的程笙是怎么回事,他緊抿著雙唇,壓抑著自己粗重的呼吸雖然見效不大,走出巷道后,打開車門把方鈺團吧團吧塞進去,然后自己跟著供進去。

    “你的聲音是怎么回事?”

    方鈺:黑人問號.jpg

    厲凡希捏著方鈺的雙肩,腦門上全是憋出來的汗水:“對不起,我忍不住了,我真的忍不住。”目光掠過方鈺脖子上,臉上的血漬,理智告訴他,不能,方鈺肯定受了傷,要帶他去醫院,可是在剛剛方鈺開口的那瞬間,理智瞬間被擊潰,他很想忍住的,可是只要升起這個念頭,身體就好像不是自己了的一樣,身心靈魂,精神,一切的一切都催促著他占有眼前這個人。

    狠狠的。

    以前方鈺的聲音雖說同樣讓他有以上想法,但如果真要愿意的話,還是能控制的,可眼下,他根本控制不了,越控制,反抗得越厲害,為了不使自己在喪失理智的情況下傷害到方鈺,厲凡希只能趁還可以保持清醒,跟他交流生命的真諦了。

    ……

    方鈺完全沒料到,戴上一個耳釘會攤上這些糟心事兒,這一次他太慘了!

    車上沒放過他,回到家里還是沒放過他,整個晚上包括第二天白天都沒有放過他,厲凡希甚至公然翹了一整天的班,如果不是方鈺不小心蹭到耳釘,把指數撥到了80,他說不定,真的要成為以那種形式死在炕上的人了。

    調整到80后,厲凡希變回了正常的厲凡希。

    方鈺終于知道,沒有戴耳釘之前,他的聲音能量維持在正常的80,一個誘惑別人跟他做卻能因意志力強大與否而控制的水準,而有了耳釘,進行開發增幅之后的100,誘惑就變成了強制,不光他自己,包括輻射范圍內,所有人屬性翻倍加強,他的耐力更是呈幾何形上竄,若非如此,他早就力竭而死了。

    他突然開始懷疑黑袍人給他耳釘的真實目的了。

    主神空間某高魔世界。

    空曠大殿的王座上,一襲暗金長袍的俊美男子半臥,微闔雙眸緩緩打開:“當世界被顛覆,你還能坐得住嗎?去見見那孩子吧……”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