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185.4.113 恐怖列車-宮怨
    此為防盜章  方鈺正琢磨著, 一個注意他很久的人抱著一堆手冊找上門,“小兄弟是新人嗎?”

    那是一個長得挺普通, 倒也清秀,目測二十五以內年紀的青年,穿著樸素,眉目間縈繞著無法散去的愁緒和灰暗, 應該生活得不是很好,不過身體素質看起來不差,至少沒怎么被直接欺負。

    看對方手里抱著一堆手冊,方鈺大約猜到對方要做什么了,畢竟手冊上明晃晃寫著新人手冊四個字, 這主神空間倒是跟方鈺理解的不同, 比起無限恐怖的封閉式組隊模式,這里是開放式,不過,他還沒有到外面去看, 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樣子的。

    這時候, 新人手冊就幫到他的忙了……

    方鈺戳開手環開始敲字,心里想著,為了方便, 他應該去買一個能方便寫字的白板?算了, 還是先看看有沒有能屏蔽他聲音作用的東西吧。

    “你負責賣新人手冊?這是誰裝訂的?我怎么知道那上面寫的是真的是假的?”方鈺霹靂巴拉打完一串字甩給青年看, 空出的一只手直接抽了一本新手冊子開始翻閱。

    青年怔愣了一下, 他雙手抱著冊子, 也沒來得及阻止,他也不怕方鈺能看到多少,“你放心,我所售賣的新人手冊是通過了官方資料管理協會的審核的!而且燼的大人也給出了首肯!”

    方鈺翻閱的速度不急不緩,匆匆掃一眼便翻到了第二頁,只是聽到后半句的時候,才抬起頭給出了一個疑問的眼神。Word主神!居然還有官方協會!

    青年早在方鈺用手環打字的時候就猜到此人多半是個啞巴,或許是預見了對方未來凄慘的人生,不由憐憫,說了多了些,“看樣子,你的確是新人,肯定也不知官方資料管理協會,更不可能知道燼。”

    方鈺陳懇地搖了搖頭,有點了點頭,搖頭是說他不知道官方協會,點頭是他猜到燼應該是個組織,就跟玩網絡游戲一樣,給幫會起個名字總會起一些很霸氣側漏又高冷顯得很大神的字眼!

    所以,這是知道呢還是不知道?青年一臉抽搐,“其實你只要買了新人手冊,就會知道了,上面的內容都是實時更新的,不過我看你順眼,就跟你多聊幾句。”

    方鈺立刻很想回答他一句,哥們兒,有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我與眾不同!趁早就跟我攀上關系!放心,以后大哥發達了一定不忘了你。

    青年對方鈺認真傾聽的樣子很受用,態度更加可親了,“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叫圣塔穹頂,是整個主神空間最核心的位置,你可以把他當做現實社會里的中央機構或者M國白宮一樣。”

    “圣塔有四十九層高,每一層都不同,我沒辦法跟你細說,到時候你看看新人手冊,上面有詳細介紹,不過你是新人,只要……”

    方鈺擺出一個stop的手勢,打字道:“你做這一行多久了?賣新人手冊。”青年的話,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要他買新人手冊的訊息,如此急迫,想來關乎甚大,方鈺細想了一番,與其他自己慢慢摸索,倒不如聘一個人手幫他做事,為他跑腿兒,而且,他看這青年也不屬于那種偷奸耍滑之類。

    青年眸底閃過一絲詫異,“有兩年了。”

    “老司機?”

    青年嘴角抽了一下,嘆氣,愁容滿面,“不是,我不過是賺點兒外快保命而已,你看我這一身也就知道了,不然我也不會還在這里呆著,賣這些東西。”

    方鈺點點頭,“你既然賣新人手冊,想必對主神空間很了解。”

    青年皺起眉頭,他發現不知從何開始,話題走向的權柄已完全掌握在方鈺手中,興許是從方鈺直接上手抽走他一本新人手冊開始,是無意為之?還是?

    原本是他要來探口風,現在倒成了人家探他的口風。

    青年指著一旁其它售賣新人手冊的人,失笑道:“你也看到了,我們這一行也有競爭,不多了解一些情報怎么行,萬一人家問起來答不上。”

    這倒也是,了解到青年大致底細,方鈺終于暴露出他的念頭,“雇傭你要多少積分?”

    青年大驚,“啥?你……你要雇傭我?”這小矮子腦袋沒有問題吧!他第一次聽說一個新人要去雇用人的!一個新人完成一個任務能有多少積分?把他賣了都給不起吧!

    果然,這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啊……

    可惜方鈺并不知道青年的所思所想,他看青年那副很吃驚的樣子,只是繼續很認真地點頭,再次表達他確實要雇傭他的想法。

    “可你一個……”

    方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即將修復完成的洪俊輝等人。

    青年也挺奇怪的,方鈺怎么看都屬于那種絕對活不過前三章的炮灰,可他不光活下來了,且毫發無損,當然,排除他這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的話,不過從剛才短短的交鋒上來看,眼前這個小矮子說不定并非那么簡單,“你第一個世界到底賺了多少積分?”

    方鈺想了想,打字回答:“有點兒多。”

    有點多是多少!青年心里抓狂,“你就不怕我心懷不軌搶劫!!”

    方鈺瞥了他一眼,將手中的新人手冊翻到第二頁,蔥白細長手指指著的地方,上面白底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圣塔之內,禁止武斗。

    然后方鈺又打出一行字:“我猜想,新人應該也有一段時間的保護期?如果沒有的話,那主神空間得亂成什么樣子?剛剛過去的那幾人當中,有一個曾對我露出過殺意,他可以直接殺了我,盜取我的積分點數,可他并沒有,這說明,他就算想也無能為力。”

    青年不得不佩服方鈺的觀察入微,“新人的確有為期三個月的保護期,過了之后就沒了,而且不光是圣塔,主神空間也有幾個絕對的安全區,其中烽火殿就是一個。”

    烽火殿?這名字一聽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烽火殿所在范圍是安全的,不過烽火殿里面就是活生生的煉獄了!里面是場景混戰區,會死,看你斬殺的人頭計數來排名,最后獲得一些特殊的道具,這些特殊的道具,在公共物資儲備區是沒有的……主神空間看似安寧,但其實沒那么簡單。”

    不用青年再說,方鈺也能感受到了。

    青年又道:“所以,你真的要雇傭我么?你有多余的積分倒不如武裝自己。”

    不用了,就你了!能為新人著想的人想來也壞不到哪里去,盡管,方鈺根本不怕他干壞事,只要不惹到他頭上,只要不做出一些偷雞摸狗,殺人放火,沒有原則的事情,他一向很大度。甚至,有了新人保護法則,他連積分被搶的顧慮都沒有了!

    方鈺覺得,他一定要把新人保護三個月的效益擴張到最大!

    之后方鈺又問了青年賣冊子的業績,一本100積分,他大概一天只能賣出一本,這是肯定的,新人很少會拿出足夠積分購買,而且大多數人認為,買冊子不如買裝備,更重要的一點是,一些老人會向新人有償解疑,幾人連和起來給一百點,和一個人買一個冊子,又或者幾個買一本冊子,最后又糾結冊子放在誰身上,哪一樣劃算點兒?

    除此之外,大多數新人初次進入主神空間,對周遭的人都有潛意識的警惕性,怕上當受騙,自然而然拒絕周圍的一切。

    主神空間每七天之內必須進入一個世界,按照青年賣冊子的速度,一天100積分。七天就有700點,也就夠扣除一個主線任務失敗的積分點,但不是每個世界任務失敗都只扣500分。

    方鈺計較了一番,便說:“我先雇傭你七天,給你1000積分,如果做得不錯,還有獎金!”

    青年懵逼臉,“你真的是新人嗎?”

    “貨真價實。”

    “那你怎么會有那么多積分!”方鈺既能毫不在意的給青年1000積分,就說明他自身至少還保留比1000多5倍的積分,否則口氣絕對不會這般輕松。

    方鈺,“也許,是因為我有新人特殊獎勵?”

    青年倒吸一口涼氣,“你沒有參加新手試煉?”

    “好像是的!新人特殊獎勵積分有2000啊!”

    看著眼前表情平靜,哪怕說著2000積分都波瀾不驚的臉,青年莫名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

    要是方鈺知道青年現在的想法,恐怕會說,哦,你的感覺是正常的,每一個被從不看好的主角震撼到之后,都會有那種心肌梗塞的感覺!

    青年憋了半天,好不容易又才憋出一句話,“武器道具很貴。”

    方鈺挑眉,“沒事,我還有點兒。”

    很快,青年就知道方鈺說的他還有點兒是什么意思了……那真是嗶了狗……

    在他的聲音輻射范圍中,所有聽到的雄性都會不可自拔的愛上他,很可惜,這頭老虎是一頭雄虎。這真是一個令人悲傷的故事呢。

    老虎睜開銅鈴大的眼睛,受到守衛人的指示,猛地朝前方不遠處站著的方鈺撲去。

    在他們眼中,那個衣衫不整的紅衣少年低垂著頭,露出的那段脖頸是多么纖細,或許根本經不起老虎一爪子就會斷掉,他們仿佛看到那白皙脆弱的脖頸斷開,噴濺出奪目漂亮的鮮紅色。

    方鈺那脆弱的小身板當然承受不了老虎的重力,他被狠狠撲倒在地,強烈的震蕩讓五臟六腑都幾乎錯位,他唇齒微啟,嘴里是細碎的令人浮想聯翩的呻吟,背脊撞在地面的碎石上劃出道道血痕,更是火辣辣的疼,那雙漂亮勾人的眼睛就流出了生理性的淚水。

    老虎龐大的身軀僵硬了,正要一爪抓下來的虎掌定格在空中,統領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身下的人類,時間仿佛被定格,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老虎會下口直接撕掉少年一塊肉的時候,老虎突然伸出舌頭開始舔方鈺的臉。

    方鈺嚇了個半死,老虎的舌頭有倒刺,這一舔下去,還不得毀容啊!他忙伸手擋住自己的臉,手背登時被老虎舔破了一層皮,透出鮮紅的血絲。

    “不準舔我!”方鈺小聲命令老虎。

    老虎眨巴眨巴眼,嗚咽一聲,就這么趴在方鈺身上了。

    “好重,快起來!”方鈺被壓得喘了口氣。

    老虎低嚎一聲,又小心翼翼舔了一下方鈺裸露在外的肩膀,這才從方鈺身上移開,然后一雙眼睛就這么直勾勾盯著他,好像方鈺是他的主人一般。

    幾個守衛皺著眉頭,不停吆喝老虎:“白云,吃了他,快吃了他!”

    方鈺同情地抹了一把虎頭,湊到老虎耳朵旁說:“你叫白云啊,果然是個不正經的將軍,起的什么腦殘名字,你這樣威武彪悍的獸中之王,就該取一個霸氣側漏的名字,對不對。”

    老虎似乎能聽懂方鈺的話,彈了彈癢酥酥的耳朵后竟然還點了點頭,這看得幾位守衛下巴都快掉出來。

    這局勢不太對啊!

    方鈺瞳仁兒輕輕一瞥,那一瞬間的風情就連幾個鋼管直守衛都不由心神一蕩,但是當他們看到方鈺朝他們一指,老虎隨之看過來的兇殘目光時,什么狗屁旖旎心思都沒了。

    “去吧,小白云。”方鈺輕輕拍了拍老虎的屁股。

    老虎虎軀一震,回頭朝他低吼了一聲,似乎在控訴方鈺的行為,不過老虎并沒發怒,它扭捏了一下,把氣全都撒在了五名守衛身上。

    現場回蕩著守衛們的慘叫,視野中一片血肉橫飛,不光是視覺還是聽覺都十分恐怖。

    白云乃鬼將愛寵,能得鬼將歡心的又豈是尋常老虎,哪怕五個守衛聯手都不是白云的對手,最終都被白云一爪拍飛了頭顱,看著眼前血腥一幕,方鈺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等到五名守衛都死光了,方鈺才抱著手臂,走過去踢了一腳其中一人的殘軀:“你說說你們,做什么不好,偏要跟我作對,本來還想留給你們一個全尸,但既然你們要放小白云,那我就讓小白云對付你們,我是個好人,但壞起來就不是人了。”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