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187.4.115 恐怖列車-宮怨
    此為防盜章

    至于林紫棠, 則在聽到方鈺的聲音后,驚為天人, 同時也沉默著。

    三人的呼吸細不可聞,整個營帳內針落有聲,只有映在帳篷上的篝火影子正在撲哧撲哧地搖曳……

    像這種詭異的情況,方鈺還真沒遇到過。

    生前甭管說什么, 就算不高興了,使小情緒, 什么話不說, 只哼了一聲,公屏也會被禮物提示分分鐘刷爆, 哪怕他連嗯都不嗯,也有無數粉絲詢問他出什么事情了,誰惹他不高興, 就會讓那個人身敗名裂啊, 灌水泥沉河啊, 讓他蹲監獄啊什么什么的……

    今天方鈺主動表示愿意跟燕殊嵐發展一段故事, 對方竟然沒反應!

    方鈺深吸一口氣, 淡淡道:“你們這樣,讓我有點兒難做。”

    知不知道別人講話一定要捧場才不會尷尬, 知不知道古往今來有多少渴求友誼的人就因為自己說話得不到朋友的重視而失落,扭曲, 患上社交障礙癥, 再一個使不好就會心理扭曲想要報復社會最后落得慘淡下場, 你們這樣要不得,知道嗎!

    再這樣,他就要為了化解尷尬而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了,比如放個火,盜個兵符,殺個老虎,殺個將軍什么的!

    方鈺瞇起眼,翻看著還在流血的手掌,一邊用余光查看燕殊嵐的反應。

    然后他心一沉,很好,沒有反應!

    燕殊嵐聽到了嗎?

    自然……

    沒聽到!

    他看著方鈺那張不斷開合的唇瓣,眸光閃爍,滿腦子都在想著嘗試用什么部位堵上去,讓他不要再發出那種又騷又浪,讓他快要控制不住邪火的聲音。

    瞥了一眼帳篷里礙眼的林紫棠,燕殊嵐上前一步,要去抓方鈺。

    方鈺下意識往旁邊一閃,以為他要打人。

    燕殊嵐抓了一個空,眼睛冷冷的看向他。

    方鈺下巴揚了揚:“君子動口不動手。”

    林紫棠抽了抽嘴角,剛才打了他一拳的到底是誰,不過看燕殊嵐吃癟,他心里高興:“小美人兒,我們不跟他一般見識,他除了一身武力,根本沒有腦子可言。”

    哪知道聽到這話后的方鈺直接沉下臉,走過來就一刀插在他手掌上,口吻甚至一如既往的軟糯:“我說了,不要叫我小美人兒,我討厭這個稱呼。”

    林紫棠表情一陣隱忍的扭曲。

    “你沒說。”燕殊嵐換了個姿勢,抱著手臂。

    方鈺的背影一僵,迷之沉默,(媽的瞎BB什么,安靜的當個布景板不行嗎!)

    正面承受方鈺怒火的林紫棠就遭罪了,他相信,如果再不及時治療,這只手他就別想要了:“好,我不那樣叫你,你快把刀放開,萬一傷著你怎么辦吶!”

    方鈺沒搭理他,之后只覺得頸上一疼,就暈了過去。

    燕殊嵐將方鈺橫抱起來,少年的身體跟他的聲音一樣軟軟的,只有體會過那種滋味,才會知道,上癮是個怎樣的感覺,此番再次擁有,感覺懷里人挺翹的彈性,不亞于事后的滿足,讓他極為歡愉地舒了口氣,看得林紫棠一陣火大。

    隨后他就抱著方鈺離開了,壓根兒無視了林紫棠。

    “燕殊嵐,你得意不了幾天。”看著兩人消失在門口,林紫棠低垂著頭輕聲說。

    “來人!”

    端木曉玲一直守在門外,她還沒有震驚中回過神來,剛剛看到了誰,戴著面具的男人,整個殷**隊中,除了鬼將還有誰敢戴鬼面具?那可是鬼將的象征啊!

    直到身后傳來壓抑著怒氣的傳喚,端木曉玲才猛地回過神來,走進營帳。

    “林大人,發生了什么!”端木曉玲掩住小口吃驚道:“是誰傷了你!”說完,端木曉玲突然想起剛才只有鬼將和方鈺進來過,表情登時有點兒尷尬。

    林紫棠攤著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臉上掛著讓人頭皮發麻的笑容:“你跟他是什么關系?”

    端木曉玲渾身一顫,立刻跪下來:“大人明鑒,我跟方鈺沒有任何關系!”

    剛說完,一個侍衛拖著三個人進了帳篷,端木曉玲看了三人一眼,嚇得花容失色,隨后趕緊別開臉,放在膝蓋上的雙手手心頃刻間變得黏膩濕潤。

    三人正是前不久欲要強迫方鈺的士兵們。

    “認識嗎?不要說謊。”一邊拿藥瓶往手上灑藥粉,一邊笑盈盈的看著端木曉玲。

    端木曉玲深吸一口氣,沉重地點了點頭。

    “行了,把她拖下去吧。”林紫棠揮揮手:“隨便你們弄。”

    幾個候在一邊的侍衛上前夾著端木曉玲的手臂。

    “等等,我還有話要說!”端木曉玲驚慌失措的叫喊:“林大人,只要您放了我,我可以做任何事情!”見林紫棠沒理會,端木曉玲怕得渾身發抖,眼淚橫流,哪里還有白日里的端莊,眼看就要被拖出去,端木曉玲心一橫,“我知道方鈺的秘密!”

    林紫棠抬起眼:“什么秘密?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啊,最不喜歡說謊的東西了。”

    端木曉玲掙開侍衛的手,跪著爬行到林紫棠腳邊,抬起臉來,那雙漂亮的眸子里噙滿了淚水。

    林紫棠笑著勾了勾她的下巴:“瞧瞧這副花容月貌的臉,哭成什么樣子了。”

    端木曉玲聽他這么說,更加委屈,林紫棠就是這樣,溫柔的時候就好比世上最深情的情人,但她依然沒有忘記方才眼前男人帶給她的恐懼,“我之所以認識方鈺,是因為……他是梁國太子派來盜取鬼將兵符的奸細!正因如此,我才想讓大家孤立他,不要受他迷惑。”

    被押進來的三人回過神來,開始幫腔:“不錯,林大人,那個方鈺品性大有問題,整日妖言惑眾,還勾引了監使長!戰俘區如今烏煙瘴氣,還請林大人為我們做主!”

    林紫棠笑道:“做主?嗯,我的確要給我的小美人做主!”

    小美人兒?

    三個士兵不由自主看向端木曉玲。

    林紫棠唇邊惡劣的笑意加深:“當然是你們口中品行不端,整日妖言惑眾,狐媚妖孽的方鈺了,沒想到他的身份還不簡單,是梁國太子派來的奸細啊……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呢。”

    端木曉玲和三位士兵癱倒在地,感覺到了什么叫做絕望。

    林紫棠起身,慢慢走到案幾邊,從上面挑了一雙鞋底有尖刺的靴子換上,然后折回來,抬腳踩在端木曉玲的膝蓋上,后者臉色扭曲,疼得連連慘叫。

    伴隨著讓人不寒而粟的骨頭被碾碎的咔嚓咔嚓聲,三位士兵渾身僵得動彈不得。

    “小美人兒的身份,我一個人知道就夠了呢,至于你們,都去死吧。”

    若是方鈺在這里,肯定會吐槽外帶鄙視端木曉玲,他早就看出這個世界不按套路走了,還以為是腦殘狗血言情劇呢,真以為說了秘密,人家就會放過你?醒醒吧,跟一個瘋子講套路,天不天真,還是跟一個愛上了他的瘋子?

    當任務世界(困難)后面的兩個字都是擺設嗎!

    方鈺正琢磨著,一個注意他很久的人抱著一堆手冊找上門,“小兄弟是新人嗎?”

    那是一個長得挺普通,倒也清秀,目測二十五以內年紀的青年,穿著樸素,眉目間縈繞著無法散去的愁緒和灰暗,應該生活得不是很好,不過身體素質看起來不差,至少沒怎么被直接欺負。

    看對方手里抱著一堆手冊,方鈺大約猜到對方要做什么了,畢竟手冊上明晃晃寫著新人手冊四個字,這主神空間倒是跟方鈺理解的不同,比起無限恐怖的封閉式組隊模式,這里是開放式,不過,他還沒有到外面去看,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樣子的。

    這時候,新人手冊就幫到他的忙了……

    方鈺戳開手環開始敲字,心里想著,為了方便,他應該去買一個能方便寫字的白板?算了,還是先看看有沒有能屏蔽他聲音作用的東西吧。

    “你負責賣新人手冊?這是誰裝訂的?我怎么知道那上面寫的是真的是假的?”方鈺霹靂巴拉打完一串字甩給青年看,空出的一只手直接抽了一本新手冊子開始翻閱。

    青年怔愣了一下,他雙手抱著冊子,也沒來得及阻止,他也不怕方鈺能看到多少,“你放心,我所售賣的新人手冊是通過了官方資料管理協會的審核的!而且燼的大人也給出了首肯!”

    方鈺翻閱的速度不急不緩,匆匆掃一眼便翻到了第二頁,只是聽到后半句的時候,才抬起頭給出了一個疑問的眼神。Word主神!居然還有官方協會!

    青年早在方鈺用手環打字的時候就猜到此人多半是個啞巴,或許是預見了對方未來凄慘的人生,不由憐憫,說了多了些,“看樣子,你的確是新人,肯定也不知官方資料管理協會,更不可能知道燼。”

    方鈺陳懇地搖了搖頭,有點了點頭,搖頭是說他不知道官方協會,點頭是他猜到燼應該是個組織,就跟玩網絡游戲一樣,給幫會起個名字總會起一些很霸氣側漏又高冷顯得很大神的字眼!

    所以,這是知道呢還是不知道?青年一臉抽搐,“其實你只要買了新人手冊,就會知道了,上面的內容都是實時更新的,不過我看你順眼,就跟你多聊幾句。”

    方鈺立刻很想回答他一句,哥們兒,有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我與眾不同!趁早就跟我攀上關系!放心,以后大哥發達了一定不忘了你。

    青年對方鈺認真傾聽的樣子很受用,態度更加可親了,“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叫圣塔穹頂,是整個主神空間最核心的位置,你可以把他當做現實社會里的中央機構或者M國白宮一樣。”

    “圣塔有四十九層高,每一層都不同,我沒辦法跟你細說,到時候你看看新人手冊,上面有詳細介紹,不過你是新人,只要……”

    方鈺擺出一個stop的手勢,打字道:“你做這一行多久了?賣新人手冊。”青年的話,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要他買新人手冊的訊息,如此急迫,想來關乎甚大,方鈺細想了一番,與其他自己慢慢摸索,倒不如聘一個人手幫他做事,為他跑腿兒,而且,他看這青年也不屬于那種偷奸耍滑之類。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