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197.4.125 恐怖列車-游樂園驚魂
    此為防盜章

    然而, 根據墨菲定律, 你越不想發生的事情,它越會發生!兩人都沒想到,鬼將會提前下令放火燒城,巡邏隊得到消息, 全速撤退, 明月城的老百姓們則瘋魔似的往城外逃。

    這讓方鈺的逃跑路線更加漫長而艱難。如果不是林輝人高馬大,還能唬注人, 恐怕方鈺早就成為踩踏事件中的受害者一員, 如果是現代,他還能上上報紙,可是這里,死了也就死了……

    為了這張臉, 方鈺都不允許自己這么輕易的狗帶!

    “方鈺, 你先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去打探一下消息。”林輝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將方鈺放下,隨后轉過身抓住他的肩膀, 臉上充滿了不舍。

    方鈺平靜說道:“你還是別去了。”

    “為什么?”林輝疑惑,臉漲得通紅。

    方鈺摸著下巴,用充滿智慧的眼神凝視他:“因為你立了一個flag啊!”

    “啥?”

    “咳,沒什么,你先等等。”干咳一聲, 方鈺背過身打開手環。

    剛才在路上, 手環有接收到信息, 那時候不方便查看,現在附近只有林輝一人,倒是不用再顧忌,而且手環有自我保護機制,別人只會看到方鈺在把玩玉鐲子而不是別的。

    信息是洪俊輝發過來,里面有他所在的坐標,離他的位置不遠。

    “去那里!”方鈺指著東南方。

    林輝:“好。”

    只是當林輝背著方鈺抵達東南門的時候,洪俊輝他們早已離開,見此一幕,方鈺心中也沒太大感覺,他早就猜到了,如果提前放火燒城的話,他們誰都不會愿意帶一個累贅。

    林輝滿臉驚奇的看著墻壁上的一個大洞,“不知道是誰破開的城墻!”

    “過去看看。”

    方鈺剛才也注意到了,東南門的城門好好的,靠右的一面城墻卻破了一個大洞,洞口邊緣焦黑,空氣里殘留著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兒,感覺像是被熱火器轟開的!聯想到召集人在這里集合的洪俊輝,他大致猜到大洞是何人所為。

    “發生了什么事情?”林輝扯過一個人問道。

    因為要帶方鈺離開,林輝早已換了一件平民衣服,然而他身上的血氣仍然比正常人濃厚,被他詢問的人被他一瞪,差點暈過去。

    “我……我不太……清楚,是聽他們說,剛才,有人扛著一個黑柱子把城墻炸開了!”

    炸開了?

    方鈺挑了挑眉,看來是洪俊輝沒跑了!

    林輝點點頭,放了那人,隨后背著方鈺混入人群中。

    人流的前進速度很快,不消片刻功夫,擁堵的人墻轉眼消失大半,很快輪到方鈺他們。看著不知通往何地的前路,林輝緊了緊手臂,穩穩背著人朝外面走去。

    此時天色將晚,人群散開后,在蒼茫大地的襯托下如一顆顆微小的塵埃。

    “我們出來了。”林輝松了口氣,卻久久沒等到方鈺的回答,“你……怎么了?你餓了嗎?”

    方鈺拍了拍林輝的肩,后者小心翼翼地將他放下,他摸了摸衣服,徒然想起身上沒有煙,嘆了口氣:“離開得太輕松了,根據我的經驗,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我們肯定不是那只黃雀。”

    正如方鈺說的那般,他的話音剛落,地面開始劇烈地顫動,遠處馬蹄聲,伴隨雜亂無章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方鈺靠著一顆大樹,靜靜注視著剛才逃散的人再次被殷國鐵騎驅趕回來。

    這一次,他們就沒有那么好命了。

    鐵騎手中拿著彎刀,一頭套著繩子,手臂一揮,彎刀一去一回,少說有三四顆頭顱高高飛起。

    林輝想去拉方鈺逃跑的時候已經晚了,他們被團團包圍起來。

    眼看鐵騎中有人朝這邊看過來,林輝瞬間做出一個決定,他把方鈺摁在身下,用自己的身軀將他遮得嚴嚴實實。

    最后,林輝死了。

    被鐵騎手中□□戳了好幾下,本來他可以不死的,但為了不讓人看到身下的方鈺,他一動不動,仍由體內的血液流干。

    方鈺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哪怕林輝死在他身上,哪怕溫熱的血淌過他的身軀,帶起一陣滾燙的灼燒感,他這顆心依舊如以往一般,勻速地跳動著。

    因為在他看來,這些都是假的……

    更何況,如果不是聲音所致,方鈺很可能就會被林輝直接殺掉。

    所以林輝的死亡,并沒有讓方鈺產生什么愧疚之心。

    方鈺就這樣躺在地上躺了一晚上,周圍鴉雀無聲,一片死靜,大火焚燒之后,明月城已淪為廢墟,往昔的輝煌也跟著如風般逝去。

    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微醺的陽光傾灑下來,也讓方鈺暴露在前來搜尋的人的眼中。

    “那里還有個人活著!”小兵指著方鈺的位置,朝領隊的隊長說道。

    林輝的尸體比一腳踢開,一個男人走過來,拿著手中的鐐銬拷在方鈺的手腕上。

    ……

    此時,離此地不遠的丘陵上,洪俊輝一行人默默注視著明月城的方向。

    端木曉玲緊緊裹著從尸體上趴下來的外套,神色滿是驚惶,昨晚她離開柴房之前,制訂了兩個計劃。

    一是去找洪俊輝,尋求他的幫助。

    二是想辦法跟燕殊嵐見面,最好能混到對方身邊去。只是她想得太簡單,還沒有打聽到鬼將住在哪里,差點被一個男人強|暴!如果不是洪俊輝恰巧在附近,恐怕……

    想到此處,端木曉玲心情更惡劣。

    至于李從,最開始他的確跟著守衛隊往城外走,不過他一直留了個心眼,沒有走得很近,當守衛隊中埋伏,所有人都被殺得一干二凈的時候,他果斷逃跑了……

    好在洪俊輝發來信息的時候,他正好離那個地方不遠,所以才能和他們匯合。

    “還等嗎?”李從說的是沈立軒和方鈺兩個人。

    端木曉玲道:“恐怕已經兇多吉少了吧,他們身邊可沒有洪哥保護著,倒是李從你竟然能找過來。”

    李從皺眉道:“可是,多幾個人不是更好嗎?”

    洪俊輝斜睨他,“如果是兩個拖后腿的不如不要!你也一樣!”

    李從,“……”

    端木曉玲問道:“那洪哥,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洪俊輝,“想辦法混入殷**隊。”

    ……

    ——小說里羞辱主角最后被主角打臉的經典橋段!

    方鈺頓住腳步,環著手臂,一派閑逸,漂亮的眉眼舒展開,在月色籠罩下恍若林中妖精。

    幾名士兵看得一愣,其中一個視力好,瞥到方鈺脖頸上的痕跡,再掃了一遍他身上松松垮垮,仿佛一扯就會脫落,露出隱藏的美好的衣裳,眸底咻然閃過一絲嫌惡,張口嘲諷道:“一個賤貨,居然害得端木姑娘被監使長打罵。”

    “如此蛇蝎心腸的人,就不該留在軍中!也不知道監使長看重他哪點兒?”

    “你要是有點自知之明,就趕緊離開監使長!乖乖回到那群垃圾戰俘堆里去。”

    一名士兵瞥了眼方鈺還在微微發抖的雙腿,神情充滿惡意:“也許是他那方面伺候得監使長很舒服?不過一個男人再舒服能舒服到哪里去?”

    “也許被女人更帶勁兒?你不看看他那副騷樣兒!”

    “或許我們能嘗嘗?只要我們不說,誰知道?就算他說了,又有誰相信?我們可是好好的在戰俘區呆著呢!所有人都可以作證!”

    幾個士兵彼此交流了一個眼神,都覺得這個主意好,就算一不小心玩死了,也只能怪方鈺大半夜不好好呆在帳篷里,非要跑出營帳興風作浪。

    “這里不怎么安全,我有個好地方!”

    “哪里?”

    “你說,他要是被白大人吃了,會怎樣?”

    “哈哈哈哈!妙!那可是將軍的愛寵,誰敢懲罰它!走走走,帶他過去!”

    方鈺很想勸告他們,要作死也不要作得這么快啊,他都沒怎么發力,你們怎么就自找死路了呢,可惜他現在是個啞巴,不能說話,又是一個弱質男子。

    “啪——”一只手伸過來拽他的衣領子,被方鈺打開。

    “敬酒不吃吃罰酒!”

    士兵氣急,一拳打在方鈺肚子上,趁他彎腰的同時一把扛起來。

    肚子一陣一陣抽痛,加上行走時的顛簸,好像有一把錐子不停轉動,方鈺面無血色,額角布滿冷汗,寂靜的林間是他急促的喘息,聽在耳朵里,勾得人血脈噴張。

    “果然是個小**!”士兵罵罵咧咧,腳下的速度加快。

    不一會兒,幾人扛著方鈺來到白云休憩的地方。

    白云刷的一下睜開了銅鈴大的眼睛!

    可惜幾人根本沒注意白云看到方鈺后的變化,他們等不及的把方鈺扔在地上,然后欺身壓下,一人把他的手臂摁在頭頂,兩人握住他的腳腕把他打開。

    被如此對待,方鈺根本掙扎不了,反而因為掙扎讓衣襟拉得更開,露出一段痕跡斑斑的脖頸。

    黏在臉上的發絲被粗糙的大掌撥弄到后面,方鈺那張略顯清淡高冷的臉更加清晰的暴露在幾人眼前,方鈺清楚的聽到他們喉嚨不斷吞咽口水的聲音。

    伏在方鈺身上的士兵猴急地低頭親吻,但嘴唇還沒碰到那張勾人至極的小嘴,一道利光閃過后,他整個人倒飛出去,然后撞在樹上掉落下來,臉正巧對著方鈺他們的位置,卻見那臉和脖子上橫呈著五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一只眼睛更是直接被抓爆,吊在了外面。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