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266.6.49 末日修羅場
    此為防盜章

    其實他有個秘密。

    那個秘密就是, 他的直覺很準, 然后可能運氣不太好, 換句話說,方鈺特么是個烏鴉嘴。

    “不不不, 我剛才開玩笑的……”可惜音剛落, 他就像被人抽了無形的飛毯一樣, 瞬間往下面掉去,遠遠看著, 身影被蒼茫藍天襯托得只剩下一個小黑點。

    起初的心慌過后,方鈺臉上的表情很快鎮定下來,除了眼睛有點兒睜不開之外, 掉落的姿勢還挺瀟灑,當然,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會死。他是個新手!所經歷的第一個世界不可能有必死局!更何況, 他還沒聽到任務開始。

    果不其然, 在離地面還有百米左右,下降速度逐漸降低, 最終,方鈺懸浮在五十米半空。現在他能清楚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戰場?”

    下面兩方人馬正在廝殺, 吶喊聲直沖云霄,與震動黃土的馬蹄融為一起,似乎要連天地也要崩開, 刀光爍爍, □□鷹擊, 交鋒間發出的金戈之聲震耳欲聾,鏗鏘作響,盡管方鈺站在五十米之外,也受到感染,心臟跳動加快,響聲猶在耳邊。

    五十米,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發現不了方鈺,可他站在那兒很久了,卻沒任何一個人朝他所在的方向看過來。

    這是自動屏蔽了?

    方鈺還記得傳送過來時,系統提示觀賞前提影像,那么下面發生的戰事應該是任務開始之前的劇情,用以讓玩家們更快了解這個世界,說白了,就像看電影。

    不知道前提影像多久才結束,方鈺打算坐下來好好觀看,說不定能從中找到一些完成任務的快捷方法,作為主角,不走BUG流,都不好意思稱自己是主角。

    然后,這一看就看到了半個多小時,可惜啥狗屁情報都沒看出來,方鈺有些心累,最后他絞盡腦汁兒地想出了幾個重要點,看這么久,不能白看啊……

    一,兩個陣營一個是殷國,一個梁國。

    二,殷國比較彪悍血腥暴力,梁國比較文弱清流含蓄。

    三,殷國將軍戴著鬼面具,符合世界名稱《鬼將》,任務應該圍繞他進行。

    四,根據多年小說經驗,戴面具的將軍要不是蘭陵王配置,美得突破天際,要不就丑得慘絕人寰,辣眼睛。

    五,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將軍。

    看來擠一擠,總是有的嘛,畢竟他是要走智者分析流啊……

    方鈺很欣慰地露出迷之微笑。

    接下來,前提影像還未結束,劇情已經走到殷國破開梁國城門那一幕,面對強勢猙獰的殷國軍隊,梁國節節敗退,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轟——”一聲巨響,城門倒塌,后面的人來不及逃開,直接死在城門的鎮壓之下。

    鬼將提著青龍偃月刀高配版,帶領眾屬下走進城池,所過之處,人頭橫飛,血雨連連,其殘忍之手段,冷漠之心性實在令人發指。

    當然,戰事紛亂中,為了保命,有些人什么都能做得出來,不管是跪地求饒,還是主動求歡為求給一條活路,這類人都不在少數。

    可惜對鬼將來說,這些人的投降,他并不需要,殷國奉行的是弱肉強食,你弱就淪為強者的食物,對你是殺是剮,是折磨還是寬恕,都要看他們心情,而這種掠奪者一樣的精神,在鬼將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對于那些貌美女子故作姿態的引誘,鬼將全程冷眼視之,他就站在那兒,像看丑角一樣看著那些個女人搔首弄姿,等到膩了后,便手起刀落。

    “今晚放火燒城,活下來的帶回駐地。”

    只來得及聽到鬼將這句話,方鈺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

    等到醒來,方鈺發現自己躺在一間昏暗房間的角落里,屁股底下坐著一堆干柴,不遠處還站著四個人:三男一女。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漂亮女人,一個戴眼鏡畏畏縮縮的書呆子,一個染著栗色頭毛滿臉激動一看就是初次進入的中二少年,還有唯一一個看起來比較靠譜的彪悍高個兒男人。

    “叮——任務發布。請各位選召者查看手環。”

    選召者!那他的數碼寶貝呢?

    方鈺心里癟癟嘴,低下頭去。手環呈血紅色,襯著方鈺細白的手腕,觸目驚心,樣式很簡單,跟玉鐲子一樣,方鈺觸碰手環時,眼前彈出一個任務列表窗口。

    主線任務:一,在火燒明月城中存活下來,獎勵500點。二,盜取鬼將虎符給呈給梁國太子!獎勵1000點。

    支線任務(可選擇):一,殺死殷國士兵,每名獎勵10點。二,殺死鬼將愛寵,獎勵1000點。三,殺死殷國將軍,獎勵5000點。

    支線任務一旦選擇不可取消。

    主線任務失敗扣除500點。

    支線任務失敗扣除600點。

    這時候,那個虎背熊腰的高個兒男人看完后,表情非常難看,低罵道:“臥槽!這什么鬼的任務,難度一下子跳這么大。”

    方鈺瞥了他一眼,心中對對方的身份有了一定猜想,應該是老玩家,否則不會說難度跨度這么大這種話。

    他猜得沒錯,洪俊輝的確是老玩家,過了三場初等世界,任務難度都是中級,這一次難度竟然是困難,這才不免心煩意亂,尤其在看到堪比弱雞,就差沒有寫著炮灰二字的隊友們后。

    “看什么看,菜逼!”洪俊輝抬頭見方鈺正盯著他看,怒火直接找到宣泄口發了出去。

    方鈺沉默了一下,被鄙視什么的,他不至于生氣。反正后面也是要打臉的,這種套路,爸爸他早已融會貫通,于是為了暫時不引發挑釁,然后強制打臉的狗血劇情,方鈺移開了視線,但是放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他怕了洪俊輝。

    “你們看過影像了吧,那鬼將說今晚就要放火燒城,我們還有點時間可以準備,或者逃出這座城,你們先介紹下自己,擅長做什么,都仔仔細細說清楚了,否則別怪我翻臉。”洪俊輝瞬間肩負起了隊長的責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經過一番自我介紹,壯實高個兒老玩家叫洪俊輝;穿著純白連衣裙,眸底有些高傲的女學生叫端木曉玲,23歲,還在讀大學,影視表演專業;

    站在他旁邊的男生帶著一副無框眼鏡,李叢,程序員,性格內向懦弱,說話口齒不清,畏畏縮縮;

    另外一個,渾身上下透著中二氣息,栗色頭發,穿著校服,拉鏈開到最下,里面套著一件白色T恤,脖子上掛著一條十字架項鏈,想來在學校屬于霸王一類,對洪俊輝老大般的口氣很不待見,一直雙手插兜,眼神飄忽,自稱是他們爺爺沈立軒。

    看沈立軒一副很屌的樣子,洪俊輝咧嘴笑道:“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無一例外都死在第一個世界。”

    沈立軒沒笨到跟洪俊輝正面懟,冷哼一聲轉過了頭。

    洪俊輝繼續道:“我完成過3個世界,到時候你們緊跟我,別扯后腿惹麻煩,我就不會對你們怎么樣,還有叫我洪哥就行。”

    端木曉玲眼眸里閃爍著對洪俊輝的崇拜,“謝謝洪哥!”

    作為一個男人,誰不享受被人崇拜的感覺,洪俊輝沖她點點頭,眸底閃過一道精光。他把端木曉玲拉到身后,視線掃向了角落里,唯一還沒有開口說話的人。

    “喂,小鬼,叫什么名字?”

    幾人目光同時移了過去,那人年紀似乎不大,簡單的白色休閑T恤和深灰色休閑褲,發色如墨,對比起來,那張秀麗的臉愈發白皙,在微醺的陽光下近乎透明,仿佛輕輕一劃,便能在肌膚上留下痕跡,整體給人很纖細脆弱的感覺。

    方鈺眨了眨眼,他是說呢,還是不說呢?說的話,他怕出事兒啊,不說的話,他們會不會覺得他目中無人?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別怕,洪哥會保護我們的。”

    端木曉玲伸手想摸方鈺的頭,被后者飛快打開。

    “你!”端木曉玲捂著被打紅的手退開,兩眼淚汪汪地瞅著方鈺,可心里卻暗罵這小子竟然敢打他!裝什么大頭蒜!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呢,一看就知道是個炮灰!

    方鈺被她跟洪俊輝的眼神盯得無語了,要不要那么明顯地擺出一副他肯定活不過第一章的表情?就拿他這張臉來說,都不可能是炮灰好吧!

    說好的,看臉的世界呢?

    罷了,他都27的人了,不要跟這群小孩子一般計較,方鈺心中嘆了口氣,撿起地上一根小木棍,寫出自己的名字。

    然后又加了一句:對不起啊,我是個啞巴。

    幾人:“……”

    方鈺,“我可以把這東西糊你臉上嗎?”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