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的后宮遍布全世界(快穿) > 285.6.68 末日修羅場
    此為防盜章

    對于他這種喜歡把一切都計劃好, 按照計劃走的人,最討厭這種意外!

    看小說同樣如此, 當他自以為把所有伏筆都找出來,串聯起一個驚天大陰謀的時候,人作者突然來一個神展開,徹底擊垮且嘲笑了他的所有用心良苦,然后他只能微笑著默默點叉。

    所以, 此番被神展開后,方鈺腦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識的就開始拖延時間。

    他對鬼將說:“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吧。”

    當時燕殊嵐躺在地上,看著他笑, 那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勾起一抹笑容,沒讓方鈺覺得驚艷, 反而讓他發悚, 感覺渾身上下被視奸了一遍。

    可他是誰?

    他是主角啊?

    怎么能因此而退縮呢!

    于是披著鬼將仿佛看穿他一樣的目光,方鈺繼續鎮定地往下說:“這個游戲規則是這樣的, 我先跑,然后你數一千個數,就來追……如果追到我……我任你處置, 如何?”

    燕殊嵐深深看了方鈺一眼, 那眼神比在后者身上馳騁的時候還要危險,就在方鈺以為他會拒絕的時候, 他點頭同意了:“可以, 你最好跑遠點兒, 不然……我們也許可以嘗試一下你之前說的,弄瞎你的眼睛,打斷你的雙腿,斬掉你的羽翼,把你永遠永遠地關起來,如何?”

    你們看,他就說吧,燕殊嵐這個不正經的將軍跟林紫棠那瘋子完全有得一拼。

    接下來方鈺跑之前,不忘記幫燕殊嵐把劍抽出來,讓他胸膛的血液盡情地奔騰,然后十分猴急地跨坐在他身上,扒掉他的衣服和褲子,綁住了他的四肢,最后還不忘記拿走鬼面具。

    “一定要數到一千啊!”

    之后方鈺就跑了。

    他專挑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跑,最后跑到一個陰森森的山林中。

    如果是別人恐怕就要嚇尿了,但是方鈺他……越跑越冷靜,然后猛地想到,這樣不行。

    其一,他有些后悔,這樣跑了,他的任務該怎么完成。

    其二,其一沒用了,因為他已經跑了。

    其三,與其跑,倒不如先找個地方躲著,等天明,他們都走了再出來,相信洪俊輝他們一直跟蹤這他們,只要他聯系的話,洪俊輝定會來找他,畢竟兵符在他的手里,量他不會不來,到時候用兵符跟他換取那個手炮,直接把鬼將轟死!

    “啊,我真是一個機智的boy”方鈺感嘆了一句。

    這么想著,方鈺開始四處尋找可以藏人的山洞,無奈這一次老天爺沒打算幫他,這片山林除了樹就是樹,連一個山坳都沒有!

    沒有辦法,方鈺抓了一塊尖扁的石頭,挑了一個比較軟的地開始挖坑,不用太大,只要能讓他蹲下來,不被輕易發現就行。

    也許是生命受到威脅,方鈺挖坑的速度很快,可以說他活了二十七年,就沒有這么努力,用勁兒過!不一會兒,就已經挖得滿頭大汗了,但他仍然不知停歇,盡管眼前已經一片暈眩,他的速度也未曾降低,反而越來越快,因為四百真的很快。

    這一切都還基于燕殊嵐守信的情況下,萬一對方耍賴不要臉,加上人家的輕功……方鈺倒吸一口涼氣,挖的速度更快,單手不夠,換成雙手,左右交替,快得只剩下殘影,速度與力量的重疊導致他的手臂開始發麻發疼,他相信,一旦停下來,可能再也不會抬起來。

    那時候,就真的完蛋了!

    方鈺的眼中只剩下面前越來越大的坑,腦海一片空靈,他甚至忘記了數數,當手臂的酸疼已經到了臨界點的時候,方鈺瞇起眼,死死咬牙繼續堅持著。

    突然,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就像擼到高潮一下釋放的舒爽感覺,唯一不同的是,他雙臂充滿了力量。

    紅色鐲子發出微弱的光芒,彈出一行字:1級基因解鎖,開啟個人屬性查看面板。獲得新的稱號,武器,請裝備綁定。

    字消失之后出現了一個窗口,那是方鈺的人物面板,與網游的角色信息差不多,中間是他的3D圖像,腳旁邊有一個階梯狀的格子,此時只有一個格子亮了,左右兩面各有幾個空格,上面用灰色字體寫著:帽子,上衣,下裝,腰帶,護手,護腿等字樣,其中上衣格子有一個防具。

    下面板塊顯示著人物各項數據:體質:2(+5),力量:2,智力:7,敏捷:3,魅力:10,幸運:0,還有幾個按鈕:稱號、技能、附靈,包裹。

    剛才有提到他獲得新的稱號和武器,他這是要開始逆襲了嗎?

    方鈺壓制住內心的澎湃點開稱號面板,上面有一個綠色稱號:【挖坑的人】【注釋】使用該稱號時,會讓你的力量和速度變得更大,更快,配備合適武器,世上沒有你挖不了的坑!

    方鈺臉色有些不好看,毫不懷疑,這個稱號的由來是因為他挖了個坑。不過他還是使用了稱號,然后力量和敏捷一下子增長了3點。

    力量:2(+3)敏捷:3(+3)

    隨后,方鈺有些忐忑地戳開包裹,里面靜靜躺著一把金色的鏟子……他勾起唇角,一邊優雅的笑著,一邊點擊鏟子綁定,手中的破石頭發出一道光,隨后就在他注視下慢慢拉伸變成了一把金色鏟子,人物屬性,力量又變化了:2(+6)

    方鈺嘗試性用鏟子插了一下,驚詫地發現鏟子竟然毫無阻力地沒入地里,他輕輕一挖,腳下便出現一個巨坑。

    稱號有些坑爹,但也算幫了大忙……也許可以發散思維,挖坑不一定只能挖地?

    挖好了坑,方鈺把武器收回包裹,他正要跳進去的時候,一只手猛不丁從身后穿過,將他扛起來。

    方鈺:“……”

    趴在對方寬厚的肩上,方鈺艱難地抬起頭,看到了一張他熟悉的毀容臉,發現不是鬼將,瞬間松了口氣:“你怎么在這兒?”

    “我怎么就不能在這兒了?你跟將軍廝混的時候有想過我?”南書大步往前走,走得虎虎生威,弄得方鈺肚子一陣難受。

    方鈺說話變得細碎,夾著勾人的喘息:“不……呃,我的意思……是你來的……正好,我跟將軍掰了。”

    南書頓住腳步,大掌在方鈺敏感地帶撫摸,感覺到對方的顫抖,不知不覺暗沉了雙眸:“聽說了,將軍遇刺,王副將正帶人捉拿你。”

    方鈺忍著腰上讓人不得力的感覺:“你果然還是愛我的。”

    南書:“是啊,如果我不愛你,我就直接扔了你自生自滅!”

    很平常的聲音,方鈺硬是聽得毛骨悚然:“所以你現在要帶我去哪兒?”

    “自然是離開。”

    “你知道怎么走?”

    “不知道,隨便走。”

    “……大兄弟,聽我的,去我剛才挖的坑躲一躲,等天亮了再走。”雖然方鈺覺得自己有主角光環,不管怎么作死,可能都不會真的死,但也不是這么用的。

    南書,“……”

    等蹲到坑里面,拿亂枝一遮,光線徹底暗下來,耳邊只有清晰的呼吸聲時,方鈺才覺得,這坑挖得有些小,他整個人團在南書懷里,生命之源緊挨著,沒有任何縫隙,甚至能輕易描繪出形狀和大小,如此有力度和蓬勃的生命感,甚至生長茁壯的過程,都能直觀的感受到。

    “你跟將軍做了多少次?”

    狹窄逼仄的空間,在眼睛基本上沒什么卵用的時候,觸覺和聽覺變得尤其敏銳,方鈺能感覺到摩挲著他的手變得火熱大力起來,噴灑在脖頸邊的呼吸如同火焰灼燒著皮膚,沙啞低沉的嗓音更是飽含濃烈的□□和危險,一切都在蓄勢待發。

    方鈺斟酌道:“都是他逼我的。”

    南書重重捏了他一記,疼得方鈺瞇起眼挺翹一抖:“那我跟他比,誰比較好?”

    方鈺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局勢,南書這家伙丑是丑了點兒,但勝在夠忠犬,但發起火來,忠犬就會變成瘋狗,逮人就咬,如果他現在說的不合他意,后果肯定比較殘。

    殘沒關系,萬一引來鬼將那就會變成殘加痛!

    方鈺清了清嗓子,鄙夷道:“別看鬼將那廝看起來英明神武,其實不怎么行!”

    南書淡淡道:“是嗎?”

    方鈺,“我還見過鬼將的真面目,長得跟一個女人差不多,好了,我們不提他,我得跟你說說我接下來的計劃,我打算去一趟梁國,你應該知道怎么走吧……”

    “去梁國?知道,明天我就帶你去,不過,你現在得滿足我。”

    方鈺挑了挑眉:“怎么滿足?”

    “你說呢?”

    方鈺:“你如果說讓我坐上去自己動的話,我會鄙視你的。”

    南書:“……”

    端木曉玲前不久剛從逃回去的李從口中得知方鈺沒死的消息,讓她和洪俊輝氣憤的是,明明活著,甚至充當戰俘混進了殷國軍隊,竟沒想過發一條信息通知。

    端木曉玲勾起唇角,笑得像一個大姐姐那般可親:“不過,這次我來了,定會為你做主的!你只要從旁輔助我完成任務就好。”

    這些天,洪俊輝沒有閑著,他作為暗司甲字隊隊長,需要制定盜取鬼將兵符的方案,但身邊只有李從和端木曉玲,他打算讓李從先探探路子,如果能混進去更好,混不進去死了,也沒有太大損失。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