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陰靈札記 > 卷一:入行 第21章:恐怖經歷
    我的意識漸漸恢復,覺得身體好像突飄了起來,那輛迎面撞來的卡車突然不見了,它并沒有把靈車給撞翻……一切都不過是我的錯覺,可剛剛的感覺是那樣的真實!

    靈車繼續行駛在路上,司機和杜洋都顯得十分平靜。我問司機剛剛發生了什么?他沒有理我,繼續開著車。我又問杜洋,剛剛是不是發生車禍了?杜洋也不理我。

    我有些生氣,以為杜洋是故意裝作不理我的樣子,就用手去碰他的身體。

    可讓我驚駭的是,我的手竟然穿過了他的身體!!!

    我嚇得連忙將手縮了回來,一轉身,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杜洋的身邊坐著一動不動,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我……該不會是死了吧?

    就在我驚詫發生這樣一件無法解釋的怪事時,我看到靈車擋風玻璃上“啪”得一聲掉下來一具尸體,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可司機好像根本沒看到靈車前面掛著的尸體,他繼續開著車,一點反應都沒有。

    內心的恐懼感已經快要把我淹沒了,擋風玻璃上的那具尸體仔細去看,才發現竟然就是李姨媽!

    她就趴在窗戶上,一雙死魚眼狠狠地瞪著我。

    我嚇得連忙往自己的身體里鉆,那一瞬間腦子里一片空白。

    讓我著急的是,無論我怎么努力,都沒辦法再回到自己的身體里。

    完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身后一股涼意襲來,感覺后面好像站著個人。

    我緩緩地轉過頭,那一刻我算是陷入到了深深的絕望中,站在我后面的是李姨媽!!!

    那雙黑色的眸子陰冷無比,駭人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給吞噬了一般。而且此時李姨媽的身高要比我高出了一個腦袋!

    我的腎上腺分泌越來越旺盛,呼吸變得急促。

    我覺得我死定了!

    可又有些不甘心,就算要死也不能死得這么離譜。

    我生前又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壞人,怎么能就這么死了呢?

    不行!

    我還沒有好好孝順爸媽!

    我還沒有結婚生子!

    我不能死!

    我絕對不能死,我要活著!

    我拼了命地往身體里鉆,眼淚不斷地淌出,灼燒著我的臉頰。就在我用盡渾身的力氣進入到一半的時候,一只蒼白的手死死地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聲嘶力竭地大吼著:“滾開!滾開!”

    可那只蒼白的手拽我拽得更緊了,那力量十分詭異,都快要將我從身體中拉出來了。

    在我最絕望的那一刻,我想到了鬼叔和我說過的話。他說過,要是遇到了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在心里默念觀世音菩薩圣號。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

    念了幾遍之后,那只蒼白的手就如同受驚的小鳥,猛然縮了回去,而我終于順利回到了身體之中,耳邊傳來杜洋一陣陣的呼喊聲:“陳默?醒醒!”

    我猛地睜開了眼睛,回到了現實世界。想到剛剛發生的可怕事情,我心有余悸,驚魂未定。

    司機跟著轉過頭來,問道:“小伙子,你是打算嚇死我們嗎?這都到殯儀館了,喊你好幾遍,你都沒反應,還以為你出什么事兒了?”

    我沒敢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說給他們聽,因為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說出來只會讓別人感到害怕。

    剛剛的恐怖經歷,讓我的身體就像是承受了千刀萬剮的疼痛。

    我搖著頭,對他們淡淡地說道:“沒事……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

    司機說:“這里是殯儀館,陰氣比較重。小伙子你可能身體弱,要不你就別進去了,去殯儀館外面等著吧?”

    我搖搖頭,還是執意要跟著杜洋進去,因為我內心有些過意不去。我很擔心李姨媽的死可能和那條轉運項鏈有關系。無論如何,我都得送送李姨媽,只有這樣我才能安心。

    杜洋下了車,有些擔憂地看著我說:“你真沒事兒嗎?剛看你臉都有點發白了。要是身體實在不舒服,就別進去了。”

    我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倔強地搖頭:“真沒事兒。你三天沒睡覺都能挺得住,我這個不算什么。”

    杜洋見我堅持,沒再說話,帶著我進了殯儀館。而水晶棺則是被殯儀館的工作人員給抬進去了,說是要準備準備,然后放入焚尸爐內火化。

    殯葬公司都是一條龍服務,從喪事到火化再到選墓,都是由殯葬公司提供和承包的。那些在家里做法事的人,則是杜洋從其他地方請來的,但在我看來,那些做法事的人不過就是走個過場,實際上并沒有什么本事。

    后面一輛車上的親戚以及村里長輩都已經站在火葬場的門口等候了。杜洋和我來到了殯儀館的一處專門賣殯葬用品的店內拿骨灰盒。

    一進殯葬用品店,就如同進了冰窖一般,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杜洋對老板說:“我們是來拿骨灰盒的。”

    那老板面無表情,隨手就將一個骨灰盒丟在了柜臺上。

    杜洋仔細地瞧了瞧,皺著眉說道:“我之前和殯葬公司的人說過,所有的殯葬用品都要最好的。這骨灰盒看起來有些舊了,能不能給我換一個?”

    老板沒好氣地說道:“愛要不要,沒多余的了。”

    杜洋見老板態度惡劣,剛想跟他理論。我連忙攔住他,小聲說道:“咱們別和他一般見識,不然耽誤了李姨媽火化的時間。”

    杜洋聽我說完,沒有繼續跟老板計較,拿起骨灰盒就出門了。臨走時,我聽到那老板嘀咕了一句:可算是送走了。

    杜洋走在路上對我說,這骨灰盒上面落了不少灰,一看就是被人給選剩下的。

    我說,將就用著吧,先讓李姨媽入土為安的好。

    杜洋聽我這么一說,也就不再抱怨了,回到了火葬場。此時長廊里已經人滿為患,出殯隊伍都在那里等候。而工作人員把我們攔在了外面,說不能進去,都得在這里等候。

    那些工作人員看著都很冷漠,門口的一個女人伸出手,對杜洋說:“骨灰盒交給我。”

    杜洋把骨灰盒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她讓我們低頭默哀鞠躬。出殯隊伍里的所有人,都低著頭不說話,整條長廊里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等到默哀完畢,再抬起頭的時候,看到李姨媽的尸體被白布裹了好幾圈,看起來就像是木乃伊一樣,被送上了火化臺。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冷不丁看到被白布裹住的尸體,突然動了一下,就好像是在拼命地掙脫白布的束縛一樣……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