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陰靈札記 > 卷一:入行 第82章:陰陽刺青【4更】
    我聽鳳菊說起這么難以啟齒的事情,整個人都呆若木雞了。

    她一個女孩子跟我說起關于那方面的事情,居然還毫不避諱,這讓我詫異她的思想也太開放了。

    我說:“該不會是出軌了吧?”

    馬鳳菊搖頭說道:“沒有。一開始,我也以為他出軌了,我還跟蹤過他,還查了他的手機,可都沒發現什么異常。”

    “他那樣的人,我很了解,就算是有賊心也沒那個賊膽。可是,最近他不肯碰我,讓我真的覺得很奇怪,讓我心里很慌。”

    我說:“你們的事情,我本來不應該摻和進來的,但是你這樣的狀態讓我很不放心啊?姑姑讓你過來,就是讓我照顧好你的。你最好還是跟小郭好好溝通一下,看看你們之間到底還有沒有感情了?如果有感情的話,那就好好在一起,如果沒有感情了,就盡早分手吧!別彼此互相糾纏,互相傷害。”

    馬鳳菊說:“最近我也正在考慮這個問題。只不過,我心里也很沒底,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而且,我發現小郭最近一直都抱著個娃娃睡覺。跟他吵架后,他還一個人跑去正廳去睡了,連管都不管我。我覺得他可能就是不愛我了,之所以還愿意跟我在一起,肯定就是因為表哥你可以給他一份不錯的工作。”

    我和馬鳳菊正在聊著呢,郭毅霆就哼著小曲回來了。

    我立刻就和馬鳳菊終止了話題,我繼續算著賬,馬鳳菊掏出手機開始刷微博刷劇,沒把郭毅霆回來當回事。

    郭毅霆看到我在,笑著說道:“大表哥也在啊!貨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別把身體整壞了。”

    我說我把這邊的賬清算完了,就回去了,讓他和鳳菊先回里屋去睡覺。

    我看到郭毅霆一臉尷尬,我知道兩個人正處于冷戰期,就推波助瀾了一下,希望能夠給他們的感情做一個調和。

    然而,郭毅霆卻對馬鳳菊說:“鳳菊,你先回屋吧!表哥這么辛苦,我留下來幫幫他。”

    我說不用了,你跟鳳菊一起回屋吧!你們明天還得繼續工作呢。我這邊算完賬就開車回去了。

    見我這么說了,郭毅霆就沒繼續廢話了,很不情愿地跟著馬鳳菊回了里屋。

    不過,當郭毅霆跟著馬鳳菊回屋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不遠處好像有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我。

    我眉心一陣酸痛,一抬頭,卻是看到郭毅霆牛仔褲后面的口袋里竟然裝著一個布娃娃。

    那個布娃娃一雙眼睛陰沉恐怖,仿佛直勾勾地在遠處盯著我一樣,看起來格外瘆人。

    我被那布娃娃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難道說最近郭毅霆的不對勁就跟那東西有關?

    那娃娃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覺得毛骨悚然,真不知道郭毅霆這小子是怎么跟人這東西睡一晚上的。

    我見兩人都進了里屋,這才將賬本放起來,然后關了店門就驅車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了鬼叔打來的電話,鬼叔告訴我說,貨他已經發出去了,讓陳書秀一定要嚴格按照那張紙上的一些注意事項去做,不然的話容易出事。

    鬼叔再三叮囑這事兒,我就把那些注意事項給陳書秀發了一遍。

    陳書秀說記住了,等到她收到貨后,一定會嚴格遵守的。

    昨天一直都跟鬼叔有在聊關于養狐仙的事情,一直都忘了把施建新的事情跟鬼叔說。

    因為我總覺得施建新的事情,不是破產那么簡單,而是他一定是觸犯了什么禁忌,但是他卻又不知道,才會倒了大霉。

    趁著早上鬼叔還不算很忙的時候,我就把給施建新請紅眼拍嬰的事情跟他說了。

    說完之后,鬼叔就在電話里急聲道:“這種邪門兒霸道的東西,最好還是不要隨隨便便地賣給別人。這東西霸道的很,要是不按照規矩來,很容易就會家破人亡的。”

    我一臉震驚地問道:“還有規矩?”

    鬼叔說:“當然啦!佩戴供奉這種邪物,要守很多的規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褻瀆了鬼神,那他就容易倒大霉。而且,供奉這種東西,必須要以經血喂養。”

    我傻眼了,當初大雷沒跟我說這是什么東西,更沒跟我提規矩這一茬!

    果然,這些都是大雷這個倒霉催的干出來的好事兒。

    鬼叔說:“你怎么會賣給人這個東西?從來都沒聽你提起過啊。”

    我搖頭無奈地說道:“別提了,我現在也很后悔。這事情害得我一個初中同學現在公司破產了。”

    鬼叔大吃一驚,立刻說道:“讓他趕緊重新把紅眼拍嬰供奉起來,不要再出現差池,他還是可以得到幫助的。這東西效果霸道得很!”

    我聽鬼叔這么一說,就讓他給我發了一份關于紅眼拍嬰供奉的規矩給我,我好到時候跟施建新好好聊聊這事兒。

    我又和鬼叔說了關于諾憶的事情以及那個詭異的紋身。

    鬼叔聽完在電話那頭頓了很久,然后深吸了一口氣說:“那是陰陽刺青。其實也是屬于我們這一行的一個分支。”

    他的話剛說完,讓我想起了之前在鄉下遇到的那個紙扎店的老板。

    我問他:“紙扎是不是也是我們這一行的分支?”

    鬼叔說:“對!其實你跟我說的那個牌商也算是我們這一行的分支。但是我們這一行里,最厲害的是天師,那是真正的先生。不過那些天師,恐怕早就已經被上面的人給安頓起來了,你未必能夠找得到。”

    “這也是我為什么一直以來都想要在這一行里混出點名堂的原因。這種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東西,總要有人去繼承,可現在先生這一行不太被看好。陳老弟,你已經是這一行里,唯一的希望了。”

    被鬼叔這么一說,我頓時感覺壓力山大,我入這一行的原因不過就是想混口飯吃,還沒有高尚到要挑起拯救整個行當命運責任的地步。

    我說:“我當初入這一行,只是為了賺錢。至于這些東西有沒有人來繼承,對我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如果有一天錢賺夠了,我可能就改行了,你也別把我想成救世主一樣的人物,我不是!”

    鬼叔聽了我的話,有些失望,沒聊幾句就掛了。

    我知道他一直都想有人能夠繼承這個行當,不至于以后要是遇到邪事兒,連個可以解決的先生都找不到,也就不會釀成他家人的悲劇。

    但是,我也有我獨立的選擇!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