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陰靈札記 > 第108章:壓制怨氣
    我整個人都有些懵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我說:“你……你到底是誰啊?”

    女孩兒垂著腦袋,眼中一片黯然:“我也想知道我是誰?那天在酒吧,我們見過是嗎?”

    我點頭說是,然后說:“你并不是看重了我招聘的酬金,那你為什么要選擇做我的徒弟呢?只是為了弄清楚你的身世?”

    女孩兒重重地點頭說:“我只知道我叫許琪,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額頭上冒著冷汗,因為她身上的磁場能量強大到讓人覺得窒息,那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感,讓我對她產生了強烈地畏懼。

    我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幾步,說:“可我……可我根本就教不了你啊!”

    許琪的眼神再度變得黯然,有些難過地說道:“你已經是第三個說,沒辦法教我的人了。你告訴我,我到底是誰好不好?”

    許琪用乞求的眼神望著我,她緊緊地拉著我的衣袖,一直都想要問清楚自己到底是誰?都讓我覺得她有點中二病了。

    我說:“你等一下,我先問一下別人。這……這個事情我得先去找別人確認一下。”

    我讓許琪稍安勿躁,就進了里屋,立刻給鬼叔打電話。

    鬼叔問我:“招到女徒了嗎?”

    我的腦門上一直都在冒冷汗,說:“招是招到了,可我覺得有點不太正常!”

    鬼叔問怎么不正常,我就把許琪的尋龍尺測靈力的情況和他那么一說。

    鬼叔在電話那頭愣了好幾秒,幽幽地說了一句:“你的尋龍尺該不會是失靈了吧?”

    我怒噴道:“放屁!尋龍尺我天天帶著,早就跟我心念合一了,怎么可能會不準!我剛剛讓它幫我找東西,它都能精準無誤。”

    鬼叔說:“如果尋龍尺沒問題,那就說明這個女孩兒有問題了。她身上的磁場那么強大,誰知道是被什么靈體給附了身。這種圈數的人,只能是大佬了,要么是轉世,要么就是被靈體附身,誰知道了!”

    鬼叔的話讓我倒吸了一口涼氣,佛店里突然出現了一位大佬級別的人物,我都有點兒不知所措了。

    “那我現在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該怎么辦?我……我能收她為徒,然后改變我的運勢嗎?”

    鬼叔說:“你不能收她為徒,但是你可以把她留在你的佛店。我感覺,她的靈力這么強大,能夠幫你鎮住身體里的怨氣能量。那樣的話,也能幫你開運。”

    我一聽只要把她留下來,我店里的生意就能轉好,我當然很樂意了!

    只是,我覺得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這個突然出現在我店里的女孩兒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為我們所用的。

    我的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擔憂,可鬼叔卻讓我試試看,如果有緣,說不定真可以,也能解決我的問題,一舉兩得。

    我從里屋回到了正廳,許琪一臉誠懇地看著我。

    我說:“你……可以留下來了。不過,我不能當你的師父,也不能教你什么東西。你可以在這里打工,我管你吃住,還可以給你發工資。”

    許琪一臉詫異地看著我說:“這么說,我應聘成功了?太好了,這是我到現在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我會好好干的。”

    看到許琪那感激涕零的樣子,我更為震驚了。她……她看起來就像是個單純的小女孩兒,只是身上所帶的磁場能量實在是太過于強大!

    我都不知道把她留在自己的店里,到底是福還是禍了?

    ……

    自從許琪來到了我的佛店以后,我的佛店生意又開始變得紅火起來。

    這世上很多事情,就是如此的驚奇。池少芳也給我發來了消息,告訴我說最近網店的生意有了回暖的趨勢,這讓我松了口氣。

    雖然沒找到花姐,但是身邊突然多了一位更強大的大佬,倒是先行將我身體里的怨氣能量給壓制住了,而我身上的開運狼牙重新有了效果。

    之前就是因為怨氣的能量,將我脖子上狼牙的能力給掩蓋住了。

    許琪在佛店里的任務,就是做一下力所能及的事情,屬于打雜的。

    而小郭繼續負責外勤工作,比如出去給人送貨,在網上繼續接單送單,鳳菊就主要管理收銀。

    他們三個人分工合作,佛店里倒也不會出現閑人的情況。

    只是佛店的生意起來之后,

    (本章未完,請翻頁)

    許琪的工作量就突然變得很大,不過我看得出來,她卻是樂在其中。

    當初我幫了施建新一把,最近施建新聽說我佛店也遇到了不景氣的情況,他直接快遞費全都不收我了。我當時是準備拒絕的,可是施建新卻說當初我在他最困難的時候,雪中送炭,這個事情他會記得一輩子!

    我聽了他的話,欣慰的笑了。原來很多事情都是因果循環,做了好事,有一天會得到好報,做了壞事,同樣有一天也會受到懲罰。

    身上的怨氣被新來的許琪給壓制住后,我每天都不會繼續活在陰霾之中,每天都會正能量滿滿。

    不過,即便這樣,我這些天的晚上,睡眠質量都不會特別好。

    尤其是昨天晚上的時候,我竟然夢到有個長得很猥瑣的油膩大叔,居然還一臉色瞇瞇地看著我說,他要占據我的身體。

    一想到這種話,我就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那個夢很真實,真實到讓我直流冷汗。深夜的時候,我就覺得窗上黑暗中,一直有個人盯著我看,他的瞳孔看起來有些發紫,嘴角一直都彎著,很猥瑣地在角落里,一直盯著我的身體看。

    我被他那直勾勾盯著的眼神嚇到了,刻意去躲避他的眼神,突然發現我越是躲避,他就約會用那種眼神纏著我。

    我就把被子蒙在起來,然后不再看他。

    可我剛蒙上被子,就聽到猥瑣的笑聲從被窩里傳來,那個中年油膩大叔,就在我被子里,和我四目對視!

    我嚇得立刻就從床上跳了起來,環顧了一下房間,哪兒還有什么中年油膩大叔的影子。

    我精神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這幾天都往往睡不好覺,頻繁見鬼可不算是什么好兆頭。

    第二天上午,佛店客廳的沙發上,就坐了一個人。

    那個人一臉的焦慮,而且我看到他的印堂處還有些發黑。

    我問他:“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倒霉的事兒了?看你的臉色真的很差。”

    那人拼命地點頭,說:“我們……我們工地今天出大事兒了!你能跟我去工地看看嘛?”

    (本章完)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