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446 叛徒
    路易·博塔來找羅克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勞倫特·巴克耳求情,進入十月份,司法部還在繼續行動,連續多位布爾裔高官被司法部審查,結果被牽連進來的人越來越多,聯邦政府的幾個重點部門可謂人人自危,已經有多人向路易·博塔提交辭呈,這已經嚴重影響到正常工作的進行。

    說句不好聽的,這年頭的官員,真沒有幾個經得起調查的,更何況在聯邦政府成立之前,大多數布爾裔官員的經濟狀況并不怎么好,他們在布爾戰爭中幾乎失去了一切,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政治上,和布爾戰爭前都是天壤之別。

    所以這些人在掌握權力之后,吃相真的是很難看,英裔官員多好還會有點節制,布爾裔官員簡直就是肆無忌憚。

    比如布隆方丹的立法會大樓,就存在著嚴重的虛構成本和偷工減料,原本只需要四十萬就能建成的立法會大樓,最后總支出居然達到一百一十萬,而且很多處標明必須使用大理石的結構,被偷偷置換成鋼筋混凝土,這樣最后算起來,估計四十萬都用不完。

    這種情況對聯邦政府的形象其實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聯邦政府成立之前,南部非洲的官員大多數都是英國本土指派的,比如阿德、菲利普,塞爾伯恩伯爵,他們都是手倫敦任命,空降南部非洲,負責南部非洲的管理。

    英國殖民時期,南部非洲的混亂可以理解,畢竟南部非洲沒有自主權,大大小小的事務都要向倫敦請示,當時的通訊狀況又極其糟糕,所以管理混亂可以理解。

    現在聯邦政府成立,官員都是由本土選舉產生,大部分官員是土生土長的阿非利卡人,這種情況下,如果聯邦政府爆出大面積丑聞,對聯邦政府形象的打擊可想而知。

    現在開普敦就有人在鼓吹英國殖民時代,至少殖民時代,殖民政府的支出主要是依靠英國本土的財政支援,而現在的聯邦政府,浪費的可都是南部非洲人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血汗錢。

    路易·博塔來找羅克,就是希望司法部能見好就收,即便是要繼續追查下去,那么也最好內部處理,不要事事對外公布。

    “路易斯,打擊犯罪行為是司法部的職責,只要還有人作奸犯科,司法部絕對會一查到底,責無旁貸——至于新聞媒體,他們有自由發出聲音的權利,其實在我看來媒體的作用發揮的還不夠,他們可以充分行使他們的監督權,那么對于那些犯罪分子至少是一個震懾。”羅克果斷拒絕,亂世用重典,快刀斬亂麻,一味的遮遮掩掩,根本起不到應有的作用。

    說句不好聽的,如果某些官員懼怕司法部的審查,那么他們大可辭職不干,或者是干脆出國避難,后面排隊等著上位的人多得是,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多得是。

    就目前南部非洲的這種情況,亨利和羅克私下里吃飯的時候就聊過,有些職位,即便是把一只狗拴在辦公室,起到的作用其實也都差不多。

    有時候甚至還更好。

    “洛克,我們當然要打擊各種犯罪行為,不過方式值得商榷,立法會正在制訂相關法律,對政府雇員的行為進行規范,相信有關法律條文出臺之后,類似的情況就會好很多,現在主要的問題是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問題太多,聯邦政府的官員也需要一個適應過程,才能真正進入工作狀態——”路易·博塔肯定也不是希望羅克徇私枉法,這方面路易·博塔還是有底線的。

    另一個時空,阿德離開南部非洲之后,就再也沒有回到南部非洲,南部非洲聯邦政府的第一任首相就是路易·博塔。

    從擔任德蘭士瓦總理時期算起,另一個時空的路易·博塔在總理位置上一直干了十三年,一直到去世,路易·博塔都是南部非洲聯邦政府的首相。

    在此期間,路易·博塔對南部非洲內部進行整合,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應英國要求出兵占領德屬西南非洲,并且還出席了凡爾賽會議。

    這個時空的南部非洲,因為羅克的出現,路易·博塔并沒有得到應有的舞臺,不過路易·博塔的能力還是有,只是和阿德相比,路易·博塔還是差點聲望,所以路易·博塔才只能退而求其次。

    追根究底,現在誰都不知道阿德在首相位置上能干多久,菲利普都準備在阿德卸任后競爭首相職位,路易·博塔當然也有自己的政治野心。

    所以和教育部相比,農業部的問題并不大,路易·博塔也是為了布爾籍官員的整體形象考慮,所以才來找羅克。

    和菲利普相比,路易·博塔很明顯在羅克心中的分量還不夠,所以羅克才不會在乎布爾籍官員的形象,如果能通過司法部,打擊越來越多的布爾籍官員,進而影響到路易·博塔的聲望,羅克喜聞樂見。

    不過事態的發展,也顯然超出了羅克的預料之外。

    十月底,司法部將包括勞倫特·巴克耳在內的一批官員送到開普敦受審,結果運送這些官員的火車在途中遭到匪徒襲擊,匪徒肆無忌憚的破壞了鐵路,逼迫火車停車,然后使用重機槍對火車進行掃射,并且縱火焚燒。

    押送這些官員的近二十名警察當場陣亡,部分受審官員被劫走,勞倫特·巴克耳被就地處決,身上還遺留下寫有“叛徒”字樣的紙條。

    消息傳到比勒陀利亞,阿德暴怒,馬上將亨利和羅克叫到正義宮一頓訓斥,并且要求亨利和羅克限期破案。

    案情實在是太過惡劣,亨利和羅克也沒想到匪徒居然擁有重機槍這種重武器,這已經超出了一般匪徒的范疇,所以要調查起來并不困難。

    困難的是如何將這些匪徒繩之以法,火車遇襲的地點是在開普境內的西維多利亞,距離約翰內斯堡直線距離超過750公里,要調查起來也不容易,比勒陀利亞得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案發之后的第三天,匪徒有足夠的時間逃之夭夭。

    “看看,這就是三個首都的壞處,罪犯在布隆方丹犯案,然后在比勒陀利亞接受調查,最后要送到開普敦受審,說不定到最后還要送回比勒陀利亞服刑,這么折騰來折騰去,到底有什么好處?”亨利也是愁的很,這么折騰起來浪費資源不說,關鍵是沒有效率。

    “現在說這個已經沒有意義了,咱們只有一個月時間,馬上行動起來吧。”羅克不抱怨,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抱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還是盡早破案才是正經,阿德只給亨利和羅克一個月時間。

    這已經是考慮到南部非洲的領土太大,所以才給了一個月,要不然依阿德的性格,再加上案件的惡劣程度,給三天就是天大的恩情。

    “怎么查?”亨利果然是患上了羅克依賴癥。

    “還能怎么查,匪徒使用了重機槍,就從這方面下手。”羅克已經有了腹案,不過不能對亨利說的太詳細。

    調查這種事,肯定要調用保護傘和布拉德的力量,但是保護傘和布拉德是屬于尼亞薩蘭的秘密,不能直接告訴亨利,所以還是只告訴亨利結果就夠了。

    “為什么匪徒能得到重機槍這種重武器?”亨利也是頭大,匪徒擁有重機槍,這就會給軍警帶來更大的危險,一般的警察局大概都對付不了這種匪徒。

    考慮到南部非洲的具體情況,所以南部非洲不禁槍,聯邦政府成立后,南部非洲的軍警也想進了一切辦法,減少民間擁有的槍支數量,現在的南部非洲,普通人甚至不能擁有步槍等大威力武器,即便是偏遠地區的農場主,也只能擁有獵槍、散彈槍、手槍等常規武器。

    所以亨利真的想不通。

    “很正常,布爾戰爭期間,民間遺留的槍支太多,雖然戰后各地都對槍支進行收繳登記,但是難免有遺漏,不過這也是個好機會,我們可以趁機再進行一次大規模排查,這一次要把這些隱患徹底消滅,任何人想要保留這些重武器,都要被當做犯罪行為處理。”羅克下狠手,不狠下心也確實是不行。

    南部非洲地廣人稀,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只有兩百多萬人,所以很多偏遠地區的農場主面臨的情況非常復雜,對農場構成威脅的,不僅僅是心懷叵測的匪徒,還有遍地的野生動物。

    所以南部非洲普通人持槍是普遍行為,要對槍支武器進行收繳也不容易,畢竟相對于龐大的國土面積來說,軍警的力量還是力有未逮,真要出了什么事,指望軍警是靠不住的,還是要農場主拿起武器保護自己的利益。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南部非洲對槍支的登記一直進行的很不順利,羅克這一次也是狠了心,無論如何也要解決這個問題。

    ()

    全本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