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內谷
    無塵兄,洞里的火滅了。”

    過了一會兒,冷白狐又從山洞那邊跑了回來,蕭塵回過頭往山洞里看了一眼,見火星已滅,微微頷首:“恩,走。”

    兩人剛休息沒多久,內力尚未盡數恢復,此刻又要一路展開輕功翻山越嶺,風越來越冷,整個山谷里,都是颯颯之聲。

    兩人落到一座溪澗旁,但見溪中銀波蕩漾,有幾條小鯉魚被二人的腳步聲驚走,在水里蕩起一圈圈的漣漪。

    冷白狐停下來,喘了一口氣,小聲問道:“無塵兄,到底什么事,這么急啊……”

    “噓……”

    蕭塵打了個噤聲手勢,這一刻,周圍無比安靜,只有從溪水對面松樹林里吹來的冷風,嗚嗚作響。

    見他神情凝重,冷白狐也警惕了起來,凝神感受著附近氣場的變化,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頭來,看著蕭塵小聲道:“附近沒有人……”

    “恩。”

    蕭塵微微點頭,但這一刻警惕之心仍未放下,冷白狐見他一動不動看著自己,這一下仿佛立刻明白了什么,搖頭說道:“沒事,既然都進來了,那也沒什么害怕的,他們不就是人多而已……”

    其實現在蕭塵有些擔心的問題是,蕭夢兒若真是將外面那些人,尤其是云宗的人,將他們的視線全都引到自己身上來,又或者她也要尋找無憂之花,那么最危險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冷白狐。

    “接下來的一路,我們都須小心,不能在任何地方停留過久,也不能留下氣息跟蹤跡。”

    此刻,蕭塵的語氣平靜,但冷白狐從他眼神里感受得出來,他現在說得非常認真。

    “若休息好了,就繼續走,一日之內,我們要進入內谷。”

    “恩!”

    冷白狐用力點了點頭,隨后雙手緩緩抬起,深吸了一口氣,再氣沉丹田,快速調勻內力,過了一會兒,睜開眼道:“無塵兄,我們走吧!”

    “恩。”

    蕭塵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多言,立即與他往溪水對岸去了。

    接下來的一路,又不知行了多久,到天蒙蒙亮時,冷白狐幾乎已是筋疲力盡,蕭塵也必須停下來恢復內力了,否則只怕還未到內谷,人就已經倒下了。

    “還撐得住么?”見他氣喘吁吁,卻還強行支撐,蕭塵開口問道。

    “沒,沒事……”

    冷白狐緩了緩氣息,年紀雖小,性子卻是倔強得很,蕭塵向他遞來一枚丹藥,說道:“此丹可助你快速恢復內力,但藥性過猛,你將其分作八份。”

    “這么厲害嗎……”

    冷白狐從他手里接過丹藥,又拿匕首小心翼翼分作八顆碎粒,服下一粒后,丹田處立時有如火灼,許是藥效過猛,凡人之軀難以承受,起初時令他有些痛苦難受,但隨后不久,便感到內氣充盈,仿佛這一天一夜消耗的內力,全都回來了。

    “無塵兄,你這丹藥好管用,我內力這么快就回來了!”

    看著掌心內力凝聚,冷白狐不禁有些興奮,在凡世里自然也有使人內力快速恢復的丹藥,只是那些丹藥,最多不過恢復兩三成內力,而無塵兄給的丹藥

    ,竟能使他內力全部恢復。

    “恩。”

    蕭塵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多言,自己也服下半枚丹藥,運功調息之后,逐漸恢復了內力。

    若非已是到了迫不得已,他是不會以丹藥來恢復內力的,丹藥固然可解一時之急,但畢竟是藥三分毒,尤其是他現在沒了一身修為后。

    半柱香后,兩人內力均已恢復,蕭塵站起身來,向山谷深處望了一眼,只見那邊云繚霧繞,而這一路走來,靈氣越來越充沛,想必此處距離內谷,已經不遠了。

    “走。”

    不再遲疑,蕭塵輕功一展,立刻往前而去了,他現在沒有修為,可不想在這時候與蕭夢兒和外面那些人碰上。

    “無塵兄……等等我!”冷白狐也立即展開輕功,追了上去。

    而在另一個地方。

    “姐姐,你在找什么呀?”

    暮色降臨時,一座幽谷里,只見兩道人影,一前一后從懸崖上飛了下來,不是別人,卻正是蕭夢兒與蕭靈兒兩人。

    果然如蕭塵所猜測的那樣,蕭夢兒利用外面那些人,已經和蕭靈兒進來了,至于還有沒有別的人也跟著進來了,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想來過不了多久,當外面的禁制陣法完全破去時,到時候所有人都會進來。

    “這里好像沒有人來過,姐姐……你到底在找什么啊?”

    蕭靈兒不解地看著面前這位姐姐,從昨晚到現在,姐姐一路匆匆而行,她到底在找什么?

    總不可能是找蕭一塵和冷白狐吧,話說回來,他們兩人去了哪呢,怎么一點氣息也感應不到……

    “無妨,我觀此處靈力有些異常,所以看看。”蕭夢兒回過身來,向她說道。

    “哦……那,那……”

    蕭靈兒一邊說著,一邊往幽谷里面看了去,小聲說道:“那我們還往里邊去嗎?”

    “不,走這邊。”

    蕭夢兒向谷外另一邊方向望了去,而那個方向,正是昨晚蕭塵和冷白狐走的方向,也即是內谷的方向。

    “走。”

    不多言,蕭夢兒身形一動,立即展開御風術往外面去了,蕭靈兒回過神來,喊了一聲“姐姐等等我”,也努力跟了上去。

    ……

    夜幕籠罩,深夜下的山谷,看上去更加靜謐了,只有風緩緩吹過,樹葉發出沙沙的輕響。

    樹林里偶爾會跑出來一兩只松鼠,但也僅僅只是那么一會兒,便又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

    那前面的靈力越來越充沛,越來越純凈,蕭塵知道,此處距離內谷已經不算遠了,只要進入內谷,別的人想要找到他就不容易了,因為里面地脈靈力太強,會阻礙修者的神識。

    “那前邊……好強的氣場。”

    顯然,冷白狐此時也感受得到,之前進入無憂谷的時候,周圍濃郁的靈氣,讓他以為進入了古代傳說里的世外仙境,而此時感受著那前邊更為充沛的靈氣,他實在難以想象,內谷里面的靈氣,竟會比外谷強這么多。

    一個時辰后,兩人終于進入了內谷,其時明月在天,將整座山谷映照得格外澄凈無瑕,附近的一切,花

    草樹木,都清晰可見。

    一時之間,冷白狐驚于此谷的天地造化,久久沒能回過神來,而蕭塵則在靜心凝神地感應著周圍靈氣變化。

    此處靈氣如此充沛,必然有其源頭,而源頭所在,莫非便是孕育著那千年一開的無憂之花?

    第二日清晨時,兩人已不知來到谷中何處,只見遍地奇花異木,數不勝數,樹林里掛滿了橙紅亮紫的果實,遠處還有一座座五顏六色的湖泊,水面飄浮著一層輕煙薄霧,猶似仙境一般。

    “這里……”

    冷白狐實是沒有想到,昨晚來的時候,只有月光照耀,今晨一切豁然開朗,竟是如此美輪美奐,猶如天界仙境。

    ……

    接下來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三天,這三天蕭塵和冷白狐在內谷里面四處尋找,也無法尋到那傳說里的無憂之花,甚至兩人根本沒有見過那無憂之花長什么樣,如此尋找下去,實與大海尋針無異,至于那靈氣的源頭處,兩人找了三天三夜,也始終無法找到。

    而這三天,外面也進來了許多人,看樣子早在兩日前,無憂谷外面的禁制陣法就被破去了,否則到今天,內谷也不會出現這么多的修真之人。

    蕭塵早已料到如此,在這些人進來內谷之前,便與冷白狐服下丹藥,暫時隱去了身上全部氣息。

    這一日中午時,內谷深處忽然有一股極強的靈力波動往外面傳來,等二人趕過去時,卻發現一處空谷里,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顯然都是一些修為十分高的人,否則不會引起這里如此強烈的靈力波動。

    “無塵兄你看,是靈兒,還有她姐姐……”

    此刻,冷白狐和蕭塵藏身在谷外一座樹叢里,而那谷中,只見蕭夢兒腳踏仙蓮,手握拂塵劍,衣袂飄飄,整個人宛似神仙一般,但她此時卻被不少人圍著,顯然是遇敵了。

    “北宮家的人?”蕭塵眼神一凝,旁邊冷白狐微微一愣,向他問道:“什么北宮家的人?”

    冷白狐是西蜀的凡世中人,對于修煉界里的家族勢力自然不大清楚。

    此刻只見那空谷里,圍住蕭夢兒的有七八個人,且看上去都是一些修為極高的老者,而在外面一圈還有著不少弟子,至于更遠的地方,則是一些圍觀看熱鬧的修者。

    盡管這些年來,蕭夢兒日漸聲名大振,但許多人也只是聽其有多厲害,真正見過她出手的人,卻并不多,是以此刻,遠處圍觀的那些人都有些興奮,想要看看如今這蕭家第一人,是否當真名副其實。

    “這西蜀什么時候變成蕭家的地方了,我怎么不知道?”

    氣氛逐漸變得緊張起來,連風中也多了一絲看不見的殺意,而說話之人,是一個身穿墨色道袍的白發老者。

    但瞧他雙手負在身后,身體卻懸于半空中一動不動,眼神冷冽,修為看上去并不低。

    這人并非北宮家的人,而是北宮家下面一個勢力的掌門,修為也算是極高。

    至于北宮家的人,正是此時站在蕭夢兒對面的一名青衣老者,他身上有著一股醇厚的準圣氣息,震懾著周圍許多修者,卻不知他為何會與蕭夢兒在此處發生了沖突。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