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五零俏花媳 > 第15章 現實
    “娘!”周光明絞著手指眼神上瞟偷偷地看著她道。

    “什么事?”她微微歪著腦袋看向他道。

    “俺可不可以不認爹啊?”周光明怯怯地看著她小聲地說道。

    “為什么?”她那雙黑琉璃般的眼里閃過一絲冷意道。

    “爹,他好兇,一點兒都不喜歡俺,還說要把俺喂狼。”周光明細弱蚊聲懦懦地說道。

    從聲音中就能聽得出,周天闊把他給嚇住了。

    也是突如其來的老婆孩子,打破了人家的美夢,惱怒是應該的,可你一個大人不該對一個孩子生氣恐嚇吧!

    太不男人了。

    雖然她不情愿,但必須這么說,“那是因為爹還不了解光明,等他知道我們光明是個好孩子,就會喜歡你的。”

    “是嗎?”周光明明顯的不相信,懷疑地看著她。

    “相信我,準沒錯。”她眼神堅定地看著他重重地說道。

    她清楚的知道未來三、四十年城鄉差異有多大,跳出農門有多么的難,真是難于上青天。無論如何得讓孩子留下來,自己也得想法設法的留在城里。

    她想了想開導周光明道,“光明不喜歡爹嗎?”

    作為一個思想成熟的人必須考慮現實問題,而不是那些不切實際的感情。

    “是……”周光明下意識地說道,忽然又搖頭如撥浪鼓似的,“不是。”低垂著眼眸絞著手指細弱蚊聲地說道,“是爹不喜歡俺。”抬眼害怕地看著她道,“爹好兇。”

    “光明不要怕爹,那是你爹,你要向喜歡娘一樣喜歡爹。爹跟你不熟悉,熟悉了就知道我們光明是好孩子了。”她費力的抬起手臂將他攬到自己懷里溫柔地說道。

    不是她現實,而是有個當官的爹對光明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起碼不用面朝黃土背朝天,沒種過地,不知道種地有多苦,辛辛苦苦一年到頭連肚子都混不飽。

    雖然周天闊在生活上不靠譜,可是工作能力毋庸置疑,加上他的出身農家,未來三十年以成分論,就是熬資歷,論資排輩,他是仕途也是順遂的。

    更別說第一代飛行員的他了。

    為了孩子的將來,也得讓他們父子搞好了關系,不能像上輩子似的,父子關系弄的跟上級似的。

    “娘,這樣爹就喜歡我了嗎?”周光明微微抬起頭希冀的目光看著她說道。

    “當然了,我們光明這么可愛,誰不喜歡。”她琉璃似的純凈的雙眸看著他柔柔一笑,鼓勵道,“你要把你喜歡你爹的心意說出來,就像是……”眨眨眼一臉的思考。

    “就像是我哄娘似的。”周光明眼睛眨眨亮晶晶地看著她說道。

    “小機靈鬼兒。”她雙眸溫柔地寵溺地看著他一笑道。

    她視線先轉向了周光明,小聲地說道,“待會兒你爹來了,進來記得叫人喲!”

    “嗯!”周光明聽話的點點頭道。

    &*&

    就在她與周光明說話的時候,孟繁春走到了校長辦公室。

    辦公室也是樊校長的起居的地方,孟繁春整理了下衣冠,朗聲道,“報告!”

    “進來!”

    孟繁春推開了門,走了進去,順手關上房門。

    走到辦公桌三米開外地方停下,孟繁春筆直的站著敬禮道,“報告,樊校長,她已經醒了。”

    “醒了好!”樊校長聞言放下手中的鋼筆道,“醒了,有些疑問就可以解開了。”隨即看著他說道,“你去找小周,讓他們一家團聚。”

    “是!”孟繁春朗聲應道,話落彎著腰朝后退著走。

    “等一下。”樊校長抬頭忽然叫住孟繁春道,“我跟你一起去。”說著擰上鋼筆帽,站起來,必須押著那小子去,有他在那小子不會說出令他們母子難堪的話。

    自己以軍人的身份應逼著他不得離婚,萬一遷怒他們母子呢!有他鎮著量那小子也不敢胡鬧!

    樊校長帶上軍帽,拉開門與孟繁春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落后樊校長一步的孟繁春看著走的方向,立馬問道,“校長,這不是去禁閉室的路。”

    “小周那小子,昨晚就出了禁閉室了。”樊校長嘴里呼著白氣道。

    “出來了。”孟繁春驚訝地說道。

    “不離婚了,自然就放出來了。”樊校長語氣輕松隨意地說道。

    “周天闊同志就這么簡單的同意了。”孟繁春遲疑地說道。

    “當然不會了,那小子死犟。”樊校長嘿嘿一笑道,“我讓他在軍裝和不離婚之間選一個。”

    “那您直接殺了他得了。”孟繁春聞言輕嘆一聲道,“所以他沒得選。”猶豫了一下道,“可是您這樣逼迫他不怕他把怒氣遷怒到他們母子身上。”

    “有我在怕什么?他敢不好好善待他們,老子不讓他上天。”樊校長冷哼一聲道,“那小子在怎么蹦跶還能逃出五的五指山。”回頭看了一眼,“別擔心了,這過起日子就好了,時間一長就什么都淡了。”

    孟繁春動了動嘴,話到嘴邊就咽了回去,他總覺得沒那么容易,有佩蘭妹妹那姿容襯托著,她連那狗尾巴草都不如。

    讓一個大男人天天面對著這樣一個女人,真是我們的周大隊長能樂意了才怪。

    此時天已經亮了起來,雪也漸漸的小了。清冷的校區熱鬧了起來,樊校長一路被人敬禮過來的。

    兩人踩著厚厚的雪到了周天闊宿舍門前。

    “咚咚……”孟繁春上前敲門,敲了一會兒里面沒有回應,他看向樊校長道,“校長。”

    “直接推門進去。”樊校長沖他努努嘴道。

    孟繁春聞言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就看見躺炕上挺尸的周天闊。

    “醒著呢?正好周隊長去洗臉刷牙去,我們去看你老婆孩子。”孟繁春上前推推周天闊道。

    “看誰去?”周天闊雙眼迷茫地看著他道。

    “你老婆孩子啊!經過本醫生的治療她燒退了人也醒了。”孟繁春看著他笑著說道。

    “別指望我謝你。”周天闊一臉憔悴地狠聲說道。

    “我也沒指望。”孟繁春沖著他咧嘴一笑道。

    “謝人家是應該的。”樊校長的聲音在他的頭頂傳來。

    周天闊騰一下翻身坐了起來,“呵呵……校長。治病救人乃是醫生的職責,不用謝的。”瞪了孟繁春一眼,‘校長來了怎么不告訴我。’

    孟繁春沖著他呲牙一笑,“快去洗漱。”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