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五零俏花媳 > 第495章 好玩兒吧!
    何紅軍寫完這一大串話,活動了一下手指抬眼看著他道,“你講的這太空泛了,感覺屁用沒有,你給我講的形象一點兒。”

    “具體點兒?”林希言放下手中的扇子道,“伯努利定律,很重要的物力定律,它揭示了飛機起飛的基本原理,是由著名的流體力學之父,丹尼爾·伯努利于一七三八年發現的,它的公式是這樣的。”說著抽出他手上的鋼筆在筆記簿上寫了下來,“這個公式講的是,在流體范圍之內,速度與壓力成反比。也就是說速度越快,壓力越小。速度的概念是什么?速度就是在單位時間內……”

    “等等……別說了。這定律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你寫下來也沒用。我根本不懂什么意思?這比你剛才說的那段話更讓我眼暈。”何紅軍食指點著筆記簿道,“不要用專業用語,專業用語我聽不懂。你這個老師不合格,不知道因人而異嗎?”

    “我可算是體會了什么叫豬八戒倒打一耙。”林希言哭笑不得地看著他道,輕撫額頭道,“既然這樣的話。”他直接把筆記薄給拉到自己這邊,“打扇子啊!快點兒。”

    “哦!”何紅軍拿起桌上的大蒲扇,為兩人打著扇子。

    林希言在筆記簿上寥寥幾筆,“這是飛機機翼的截面圖,它的上面是弧線,下面是直線,它的上面和下面哪一邊距離更長啊!”

    何紅軍撓撓頭,想了想道,“應該是上面吧!”

    “對!”林希言點頭道,進一步說道,“所以當空氣經過機翼的時候,在上面的流速就會逼下面要快。那么上面和下面就產生了一個壓差。這個壓差我們叫做升力。飛機就是通過這個升力飛上了天空。”看著滿眼蚊香圈的何紅軍道,“懂了嗎?”

    “沒懂!”何紅軍搖頭如撥浪鼓似的,“什么叫壓差,升力啊!”

    林希言抿了下唇道,“我原以為你好歹上過抗大,現在看來除了會讀書、看報,寫檢查,其他的啥也不會。”

    “去你的。”何紅軍拿著扇子敲了他胳膊一下,“你才寫檢查呢!我現在不用寫了。”

    “要怎么樣才能讓你能親眼感受到呢?”林希言想了想,起身從條案上撕下一張稿紙,豎著將稿紙從中間一分為二。

    “何大哥,如果我在這兩張紙之間從上往下吹氣,這兩張紙會是什么效果。”林希言站在八仙桌看著他說道,手中的兩張紙僅僅隔著一指距離。

    “這還用說,一定往兩邊躥唄!”何紅軍立馬說道,手指比劃著向外飛。

    “你來吹吹。”林希言直接把兩張紙遞給了他道。

    何紅軍站了起來道,“吹就吹,我肯定說對了。”

    何紅軍手里拿著兩張紙,低頭從上到下,在兩張紙的中間吹了過去。

    “哎呀!我的娘呀!”何紅軍咋呼道,“它怎么?怎么夾到一起了。”不信邪的他繼續吹,得到的結果是一樣的,“真神奇耶!”

    林希言坐下來微微仰著頭看著他說道,“好玩兒吧!”

    “嗯!”何紅軍點點頭道。

    “沒玩兒過吧!”林希言笑瞇瞇地看著他說道,“你繼續玩兒。”

    “呃……”何紅軍訕訕一笑坐了下來道。

    “姨爹,何伯伯,你們在玩兒什么?”周光明走過來看著他們問道。

    “光明來的正好,何伯伯給你變個戲法。”何紅軍看著周光明笑道。

    “好啊!好啊!什么戲法。”周光明興致勃勃地看著何紅軍說道。

    何紅軍顯擺的在兩張紙中間吹氣,“怎么樣?光明好玩兒嗎?”

    “好玩兒說好玩兒,可是為啥吹氣它們怎么往中間啊!為啥不朝兩邊呢!”周光明滿眼疑惑地看著何紅軍問道。

    “這個……那個……”何紅軍抓瞎了,吭哧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哈哈……”林希言看著倒霉的何紅軍不厚道的笑了,“該!讓你臭顯擺,這下子坑了自己吧!”

    “別笑了,趕緊給你外甥解釋、解釋。”何紅軍看著他催促道。

    “你不會自己動動腦啊!這個小實驗說明了什么?”林希言看著他數落道。

    何紅軍抬眼看看林希言,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紙片,“你剛才講的伯努利定律,速度越快,壓力越小,我對著紙片的中間吹氣,那中間的空氣,流動速度肯定快啊!”眼睛一亮高興地說道,“兩邊的壓力大,就把紙片吸到中間去了。”

    “行啊!何大哥。”林希言朝他豎起大拇哥道。

    “那是,我本來就聰明嘛!”何紅軍自吹自擂地說道,“只不過以往這腦子沒用到這上面來。”

    “真是說你胖,你就喘上了。”林希言看著他搖頭失笑道。

    “我玩兒玩兒。”周光明看著何紅軍說道。

    何紅軍將手中的紙片遞給了他,周光明玩兒的不亦樂乎。

    “這就是伯努利定律奇妙的地方。”林希言看著何紅軍繼續說道,“那要是換成一張紙。我在這張紙的上面吹氣,它又會怎么動呢?”說著看向周光明道,“給我一張紙。”

    “哦!”周光明將其中一張紙遞給了林希言,“姨爹。”

    何紅軍撓撓下巴道,“那很簡單嗎?你在紙上面吹氣,按照你剛才說的,紙上面的速度大壓力小。”雙手比劃著說道,“那紙就會飄起來了嗎?”激動地看一把抓過林希言手里的紙,嘴對著吹了起來,眼見著紙飄了起來,這眼睛都直了。

    周光明只見著飄起來的紙開心地拍手道,“飄起來了,飄起來了。”

    何紅軍使勁兒的吹,玩兒的不亦樂乎。

    “夠了,夠了,跟小孩子似的。”林希言看著他搖頭失笑道。

    何紅軍放下手中的紙,一拍大腿道,“哎呀!你這么說我就知道這飛機為啥能飛起來了。”

    “這回記住了吧!這就是伯努利定律。”林希言澄澈的雙眸盈滿笑意看著他說道。

    “記住了,記住了。”何紅軍吹著紙哈哈一笑道,“這物理還挺有意思的。”

    “姨爹,這就是物理嗎?”周光明純真的雙眸閃著亮晶晶的光芒道。

    ()

    
十一选五视频开奖结果